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夏に溺れる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不讴歌青春。


09 夏天,海滩,烟花,你    


      阳光。

      吸血鬼的天敌。

      紫外线。

      肌肤的大敌。

    “已经……不行了……”朔间凛月扯着濑名泉的手臂,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以拖住他的脚步,“セッちゃん——你对我的温柔终于已经耗尽了吗?迫不及待地要用阳光来伤害我了吗?”

    “因为是工作啊……”濑名泉皱着眉,用手肘顶开朔间凛月,“分配给你的地方可是最阴凉的啊?还不是你自己要跑过来我这,大热天的黏过来很烦啊!”

    “那边,太吵了。被人踩了好多次,不能好好睡觉。”朔间凛月摇摇头,一点一点地把濑名泉往屋檐下带。

      早就受够了毒热的太阳,濑名泉也就随他去了。

    “能不能也关心下我这边的感受啊?刚刚有一个人……”

    “诶?烦恼商谈?我不想听……”朔间凛月继续摇头,“而且本来就是因为セッちゃん搞砸了,我们才得做这些事来挽回。”

      濑名泉自知理亏,也就不说了,咂了咂舌,抛给朔间凛月一瓶冰水。“くまくん有在好好工作吗?反正也是把传单什么的全都扔在一边自己睡大觉吧?”

    “嗯?我有好好确认过哦,都被拿走了我才过来的~”朔间凛月将冰水贴在脸上,“唔——要是碳酸饮料就最棒了。虽然在那边收到了好几罐。”

    “是吗?亏你做好了呢,”濑名泉买来冰棒,递给朔间凛月,“我这边也差不多要好了,你就在这坐着享受吧。”濑名泉摆摆手,继续替其他组合宣传晚上在海边举行的梦幻祭。

 

      等到濑名泉再回到刚才的地方,朔间凛月已经昏昏欲睡了,头一垂一垂的。他手里的冰棒还没吃完,融化后沿着他的手臂往下滴着水。

    “くまくん,快醒醒。得好好擦干净啊,”濑名泉叹着气摇醒朔间凛月,把手帕糊到他脸上,“虽然已经习惯了,你是笨蛋吗?”

    “唔嗯……这是什么,呼吸不了……”呼吸被阻碍了,朔间凛月耸了耸鼻子,只好拿开手帕,“这是谋杀吗?呼啊……”朔间凛月擦走眼角的泪水,咬住冰棒,把剩下的冰水浇在手上,然后洗了洗手帕来擦地板。可融化的冰棒还一直往下滴着,似乎没什么用。

    “我说你…脏死了,能不能先解决你的冰棒啊?睡懵了吗?”濑名泉伸手,想从朔间凛月手里接过手帕。

    “セッちゃん好吵。”朔间凛月咬了一口,将剩下的塞到濑名泉嘴里。

      才刚刚搭上朔间凛月的右手,猝不及防地,濑名泉的嘴被顶开。口内的一片冰凉的确很好地治愈了刚逃离太阳的他,然而他胸膛前迅速被濡湿了一大片,粘粘糊糊的触感更令他难受。来不及想太多的他只好急忙咬了一口冰棒,含糊地抱怨着,接着握住木棒舔舐冰棒底端,阻止它再往下滴水。

    “太工口了。”朔间凛月嘟囔了一声,盯着濑名泉。

    “刚才说了什么?”没听清楚的濑名泉皱着眉,歪了歪头。

      此时两人的距离意外的近。濑名泉因为高温而微微泛红的脸颊,以及他那悄悄顺着脖颈滑下、流入衣领的汗水,朔间凛月都看得一清二楚。濑名泉身上散发的热量似乎都扑在了他脸上,他暗红的眸子不知是不是被外面的阳光影响了,正一点一点地燃起亮光。

    “没什么…”朔间凛月撑起身子,又凑近了些,缓缓地吸了吸鼻子。

    “嗯?干嘛?啊烦死了,我浑身汗,你别靠过来啊。”濑名泉将冰棒叼在嘴里,移开了视线,空出手从裤袋摸出湿纸巾擦手。

    “セッちゃん~~——”朔间凛月懒洋洋地拖着长音喊他。

      濑名泉这才又抬起头来看他,挑了挑眉。

      朔间凛月忽然身子往前一倾,左手扣住濑名泉的脖子往上抬。

    “唔…”濑名泉被朔间凛月吓了一跳,也讲不了话,嘴里含着的冰棒差点掉了,只好稍稍将牙齿嵌进去。就算尽力向下看,视线也都被朔间凛月的脑袋挡住了,濑名泉只感觉颈动脉旁有什么尖利的东西在摩蹭着。不过两边的力气都不大,比起疼痛,不如说带来的更多是痒意。他悄悄地咽了两口唾沫。

      然而不远处的海滩传来了一阵略大的嬉笑声。朔间凛月顿了顿,松开了手,只卷走了濑名泉那刚好从自己唇边滑过的一滴汗水。

      濑名泉也愣了一下,接着将剩下的冰棒都塞进嘴里,扯掉了木棒,胡乱地嚼着。

      沉默的一分钟。濑名泉没空说话,朔间凛月紧紧盯着他,也不说话。

    “啧,”好不容易全吞下,濑名泉抬手抚了抚刚被舔过的脖颈,“你干什么啊?”四处张望了一下,似乎没有人在意这边。

    “不甜…”朔间凛月吐了吐舌头,往后一仰躺在木地板上,“被骗了。”

    “笨蛋又在说什么傻话……”濑名泉觉得自己也该习惯这个神神叨叨的人了,“得去冲个澡才行,你也一起来吗?”

    “是——”朔间凛月伸了个懒腰。

      今天くまくん也还是这么平和呢,濑名泉想。

      不,也许根本不是这样吧?濑名泉扶额。

 

      晚上。

      平时应该在舞台上熠熠生辉的两位knights成员却暂时不能参加梦幻祭了,只能在一边看着。舞台的光亮衬得台下的黑暗更加深沉,朔间凛月伸手勾了勾濑名泉的衣摆。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朔间凛月没来头地说了一句。

    “这句话是这样用的来着?”濑名泉盯着台上又唱又跳的偶像们,心不在焉地回答。

    “谁知道呢,”朔间凛月拉着濑名泉往外走,也不理会濑名泉那些淹没在喧闹人群中的抱怨。许久,两人终于从人潮中逃脱了,“待会儿会放烟花呢,セッちゃん也不想继续呆在充满汗臭味的地方了吧。”

    “的确是…像刚刚那样一股脑往外挤很危险啊,”濑名泉跟着朔间凛月,一起坐在离舞台有一段距离的沙滩上,“吃力不讨好…一开始别说要去看不就好了吗?”

      朔间凛月呵呵地笑着,说:“因为一到晚上,精力就很旺盛啊。”

      虽说是夏天,晚上的海风很快带走了濑名泉身上的热量,他下意识地往旁边凑近了点。然而那个人体温本来就偏低,没什么大用处。

      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两根线香花火,不知何时已经点燃了。

    “看啊,セッちゃん——”朔间凛月微笑着晃了晃它们,“不要吗?”

      濑名泉瞪大眼睛,接了过来:“哪里拿出来的,难不成你向日日树拜师了吗?”

    “才不是呢,”朔间凛月吐了吐舌头,站了起来,“是吸血鬼大人给你变的小魔法~”

    “天天跑火车,哪句真哪句假啊。”濑名泉也不想管他这么多,跟着站起来,低头看不断往外蹦着的火花。

      很快就熄灭了。

      就是这么短暂的啊。濑名泉在心里感叹。

      周围迅速回归到黑暗。说是黑暗,其实只是相对于舞台来说的黑暗,舞台晃来晃去的灯光不时也会照耀到他们这边。灯光投在两人身上,然后不停留地又拐向远方。是的,来回反复,却不作停留。

      他和朔间凛月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从朱樱司最近沉迷的那款零食聊到鸣上岚新换的护手霜,再到学校里不时出来造作的那只黑猫。

      突然完全地暗了下来。喧闹声却不减反增,大概是烟花终于要开始放了吧。濑名泉微微握紧了手。

      嘭,

      嘭,

      嘭。

      烟花似乎都爆破在濑名泉的心上,他没来由的心悸,以至于缤纷的烟花在他眼里都成了一种颜色。明明确实是映在眼里的,但是越来越模糊了。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灰烬徐徐落下的时候,他的心也跟着往下掉。最后会变成什么样,也早就注定了吧?烟花是这样,人也……

      朔间凛月突然捂住了他的眼睛。

      热闹是他们的。

      可是两个人一起的话,也算得上什么都有了。

    “不想看的话,不看也可以啊。”

      然后轻轻地亲吻了他。 


下文:10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