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夏に溺れる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我想到要写台风的第二天,我们这刮台风了......

嘛...也算“今晚”更了吧?

我说过这里不开车的!


10.台风天


      朔间凛月摇摇晃晃地走到濑名泉家最大的那张沙发前,拉起沙发上的毯子。

    “晚安——”他打着哈欠,整个人缩了进去。

      濑名泉双手抱臂,站在朔间凛月面前烦躁地看着他。

      然后在轻微的呼噜声响起的一瞬间上前捏住了朔间凛月的鼻子。

    “唔…唔…放…开…”大约过了十秒,朔间凛月扯开了濑名泉的手,在濑名泉的虎口附近留下了自己的齿印。

    “喂!干嘛咬我啦?!”濑名泉迅速地收回手顺道给自己揉了揉。

      朔间凛月皱着眉,一脸哀怨地说:“还不是セッちゃん吵着我睡觉。”

    “我在这种鬼天气出门把你救回来你却在我家睡觉?嗯?くまくん?你以为我很闲吗?”濑名泉微笑着,用略带一丝威胁的语气追问着朔间凛月。

 

      进入了夏季,台风来袭也是经常的事。本来优哉游哉地独自在家吹着空调喝着凉白开给新曲写歌词的濑名泉,却在接到鸣上岚的一个电话后不得不出门了。在这种气象台发布了台风预警的情况下。

    “早上好,泉ちゃん!人家现在和小凛月在○○咖啡这里哦~”

    “哦,关我什么事?话说,台风不是快来了吗?还不快点回家。”

    “是这样没错啦。你能把小凛月带回家去吗?其实人家只是偶然看见小凛月在里面睡觉……后面还有工作呢,不能把他放在这不管吧?”

    “是吗,辛苦你了。嘛…所以说,为什么找我?”

    “可是问他为什么在这里的时候,他回答说是要找你哦!”

      于是濑名泉就把这位还瘫在沙发上的先生捡回了家。

 

    “你看——”朔间凛月把自己的手机递到濑名泉面前,给他看屏幕上的短信,“不是セッちゃん叫我过来的吗?‘台风天就要和最亲爱的人呆在家里安全度过!’什么的,所以要负起责任把我带回家哦。”

    “你是笨蛋吗?这明明是官方通知时的推送啊,关我什么事啊?”

    “嗯?是这样吗……没仔细看就出来了啊。看来是家里空调坏了导致了我的失策。”朔间凛月把手机塞到濑名泉手里,作势要躺下,却被濑名泉拉住阻止了。

    “你单纯因为空调坏了才不想呆在家吧……喂,为什么给官方号码的备注是‘セッちゃん’啊?你很闲吗?”

    “因为总是收到这个号码的短信很烦,像セッちゃん一样多话,所以就改了嘛。”

      濑名泉还没来得及反击,器物碰撞发出的“哐哐哐”的声音就传到耳边,看来是台风提前来到了。突然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糟糕,还没收衣服,くまくん过来帮忙!”

      濑名泉把朔间凛月扯起来带到阳台,其实也并没有期待他能帮上什么忙,只是让他站在门口把自己收好递给他的衣服放回屋内。朔间凛月靠在门框上,好像发现了什么,但是也没打算动手,只是濑名泉喊:“セッちゃん——你挂的薄被还没有收——”

      濑名泉被风吹得眯起了眼,看向朔间凛月:“什么?我听不见!!”然而他随着朔间凛月的目光,也注意到了随风飘扬的被子,于是他赶紧抱着刚好收完的最后几件衣服回屋内放下再出去。

      随着风吹到朔间凛月耳边的是濑名泉的一句平常的抱怨:“感觉要被吹走了…”

      朔间凛月看着因为大风而手忙脚乱的濑名泉,也许真的会被风带走也说不定。于是他走过去抓住被子,让濑名泉把用于固定的夹子取下,再两个人一起抱着它顶着风回屋。

可能河蟹的部分→ 其实什么都没有啊


    “这可是我刚晾干的被子,看你干了什么好事。”濑名泉没好气地送了朔间凛月一个白眼。现在两人的位置和开始时正好反过来了。濑名泉瘫在朔间凛月身上,恨不得用下巴戳死他。

    “诶~谁叫你非要等我来了才收嘛。而且这次是セッちゃん先撩我的吧?”朔间凛月来回抚摸着濑名泉的后背,还戳了戳他的脸。

    “吵死了くまく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懂不懂,”濑名泉拍开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给我停下你的手。”

      朔间凛月一边答应着一边把被子拉过来,盖住濑名泉。

    “今天到底干嘛来的?我的歌词才写到开头,你知不知道……”抱怨的话说到一半却被打断了。

    “因为想见面嘛。”

    “哼嗯?不是因为空调坏了吗?”

    “是想见面啦——”朔间凛月又用被子把两个人裹起来了。 


下文:番外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