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八日目、雨が止む前に。01

第八天,雨停之前。

新坑,预计5章左右完结

是给朔间凛月先生的生贺❤还有一个月!

旧作:花降らし(已完结)  夏に溺れる(不定时更新)


感谢 @向晚革命 提供的设定:高中生凛月x兼职家教的大学生泉



01.

 

      在第无数个夜晚,他一如既往地将自己安置在黑暗中。

      朔间凛月心情很糟糕,或者说,这些日子就没好过。为了稍微缓解一下自己的烦躁,他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罐碳酸饮料,将冰凉的液体咕咚咕咚地灌入肚子。

      然而最后留下的除了饱嗝什么都没有。

   “好像没用啊。”他皱着眉喃喃,将饮料罐往后一扔,去寻找不同的口味。冰箱内的黄光让他长时间处在黑暗的双眼有些难受,他只好放弃再喝一罐的念头,关上冰箱门,恢复几分钟前的姿势。

      其实朔间家很久没有开过灯了。最近,冰箱灯就是这间屋子除太阳月亮和手机外的唯一光源。

      因为不需要嘛。朔间凛月想。

      不知是家族遗传或是什么别的原因,朔间凛月的夜视能力很好,甚至比他白天的视力更好。他在夜晚的精力也比在白天旺盛许多,白天的他几乎随时随地都能睡着。

      这些不同,无形中为他与一般人划出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别人醒着的时候他只想睡觉,别人睡觉的时候,比如现在,他就不想睡。可没有任何能和他说话的人。

      练钢琴的话会被投诉呢。朔间凛月闭上眼睛,又猛地睁开。

      突兀的敲门声打破了长久的寂静。

      是他们的话会有钥匙的吧,不是的话也没必要理。但实际上无论是父母还是哥哥都不可能回来。朔间凛月想着又闭上了眼,并没有打算去开门。

      明明这个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的啊,可是这个屋子里一直都只有他一个人。朔间凛月用手捶了一下沙发,不知在跟谁赌气。

      敲门声还是没有停。

      所以大晚上的到底有什么事?朔间凛月捂住耳朵,希望这恼人的声音快点消失。

      雪上加霜的是手机提示音又响了起来。朔间凛月不耐烦地将手机解锁,点开新收到的短信。

   “你还没睡吧?补习老师应该到了,要好好加油,别再留级了。”

      补习?这种时间?这是搞什么啊。朔间凛月看向门口。

   “请问有人在吗?”刚好门外的人开口了,朔间凛月只好不情愿地朝门口走去。只听声音的话,这人大概是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生。

      不知为何,越接近门口,朔间凛月的心就揪得越紧。也许是因为长久的独处,所以此刻他才会如此不安吧。

 

      这时的朔间凛月,也并不知道门外的人以后会如何深刻地影响他。

      他拉开门,那人弯曲的指节正准备落在门板上,看见他,就停下动作,往后退了一步。

   “初次见面,我是新来的补习老师。”灰发的男子戴着仿佛教师标配的黑框眼镜,脸上带着笑,可莫名就给人一种清高的感觉。怎么形容呢,大概是那种十分骄傲,也有足够资本骄傲的优秀的人吧。

   “名字?”朔间凛月不太喜欢他那一看就知道不是出自真心的笑容。

   “濑名泉。你是叫朔间凛月吧,我应该怎么称呼你?”依旧是一副无趣的笑脸。

   “除了姓,随你喜欢。”朔间凛月转身进屋。

   “为什么不开灯呢?”濑名泉跟着进去,四处张望。

      朔间凛月这才想起今天屋里有一个需要电灯的人,于是伸手按下了几乎要积灰的电灯开关。

   “怎么在这个时间过来?”朔间凛月眼睛睁了又闭,再慢慢睁开,努力适应着亮光。他发现那个人也在和他干一样的事。

   “听说你在这个时间段比较有精神。不是吗?”濑名泉边说边打开自己的背包,翻出自己准备的资料和几张卷子,“事不宜迟。”然后把卷子递到朔间凛月面前。

      真是个急性子的人啊。朔间凛月皱了下眉。

      朔间凛月并不是因为脑子不好才留级的,他一边晃着笔杆写题,一边和濑名泉搭话。

   “话说…那个,濑名老师?不可以放松一下脸部肌肉吗?有点让人难受…。”

      过去的经验告诉濑名泉,他的笑在别人看来应该是完美的。于是濑名泉挑眉看他,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硬了。

   “毕竟,笑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朔间凛月在濑名泉略微犀利的注视下继续说,“我还想着,如果老师一直这样的话,我就不需要你了……”

      濑名泉一听这话,立马就冷下脸来,仿佛踩到了他的雷区。他开始收拾东西。

      态度突变的濑名泉反而勾起了朔间凛月的好奇心,于是朔间凛月在心里责怪着刚刚那个比平常都要鲁莽的自己。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朔间凛月说的“不需要”很不准确,可又确实不是学业上的需要。

      无论谁都好,他急切地需要的,是一个能够陪伴他的人。

 

   “呐,你到底是怎样的人?”朔间凛月突然就这样问了。一方面因为他还不想让濑名泉离开,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真的想知道。

   “不是不需要我吗?既然能轻易地说出‘不需要’,凭什么还想知道这么多?”濑名泉不耐烦地看了朔间凛月一眼。他讨厌不被需要。显然,他也不打算回答朔间凛月。

    “我喜欢有秘密的人哦。所以我改变主意了,”朔间凛月微笑着说,“今后就拜托你了,老师。”朔间凛月停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各种方面都是。”

      虽然只是没来由的猜测,但他能留下的话,说不定自己就可以改变了。朔间凛月想。

   “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濑名泉停下动作,一脸不悦地看着朔间凛月。

   “总而言之,老师现在走掉的话,我就会十分困扰。这大概就是,我十分需要你吧?”朔间凛月拽住了濑名泉的衣摆。

   “哼嗯……”是微微上扬的语调,“所以,你刚刚是在拿我寻开心吗?嗯?”濑名泉皱着眉,看向朔间凛月拽住他的手。

   “就当做是老人家的恶趣味,宽容一下吧?你在我面前也可以随意点哦。况且,你来这里,就代表着你不会和钱过不去吧?”朔间凛月的语气听上去很有把握,他接着问,“老师是教哪一科的?好像什么题都有啊。”

   “真的,不是很懂你在说什么……”濑名泉有些惊讶似的瞪大了眼睛,“不过,有不会的话,哪一科都可以问我就是了。”他捏了捏鼻梁,话锋一转,似乎是被朔间凛月说服了。

   “诶~真了不起啊。”朔间凛月拍了两下手掌,“所以说,老师,我们的补习可以开始了吗?”

      虽然朔间凛月嘴上说的话总是别有深意又令人火大,但濑名泉能感觉到,至少他的心思是不坏的。比起那些嘴上说的好听却在人背后插刀的,不知好了多少倍。

      既然如此,自己也不用大费周章地去伪装什么了吧?濑名泉想。

 

   “感觉你根本不是真心想要夸我。”濑名泉重新坐在朔间凛月对面。

   “可是,老师一副想要被夸奖的表情嘛。”朔间凛月歪歪头。

   “哈?哪有啊,小鬼话还真多。”濑名泉把要用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扔回桌上。

   “哇——太粗暴了,稍微对你好一点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呢。”朔间凛月捂住耳朵。

   “吵死了,叫我随意点的人不就是你吗?”濑名泉拿起朔间凛月刚做好的题,准备开始工作,“我帮你学习,你安静点别说这么多废话,把你成绩搞定之后我拿钱走人,不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吗?”

      朔间凛月于是就不说话了,笑眯眯地盯着濑名泉看。

   “你倒是说点什么…”一段时间过后,过于灼热的视线让濑名泉浑身不自在,他把改好的卷子塞给朔间凛月,然后别过头躲开了。

   “叫我安静点的不也是老师你吗?”朔间凛月瞪大眼睛,一副无辜状。

   “笨蛋,那你也看太过了!”

   “不要轻易地就骂学生笨蛋哦~”

      朔间家难得地热闹了起来。各怀心事的两人的人生轨迹,也在他们的吵闹中渐渐接近了。



后文:02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