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八日目、雨が止む前に。02

前文:01

给朔间凛月先生的生贺❤



02.


      濑名泉深切地觉得朔间凛月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每次去到朔间家,濑名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灯。明明屋子里一直有一个朔间凛月,却只有他来之后才会亮起灯。

      莫名其妙。

      朔间凛月还总是一声不吭地坐在客厅等他来。

      他不像普通的男高中生那样,会打电动或手机游戏来消磨时间,濑名泉最多只见过他在黑暗中看着钢琴谱哼歌,也亏他能看见。

      真是莫名其妙。

    “每次都要去开门很麻烦。”濑名泉还在得到这样的理由后,收到了朔间凛月给他的家里的钥匙。一般来说会有人把家里钥匙随随便便地给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吗?

      超级莫名其妙。

      濑名泉自己也不是那种凡事都要追根问底的人,朔间凛月这样做对他来说反而更方便,他也就懒得再问。

      不过,濑名泉莫名地觉得,朔间凛月在他不经意间就把握了所有事情的节奏。

      不然的话,按照自己的性格,怎么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和一个人如此熟络?更何况是这样一个给他留下了十分糟糕的第一印象的人。

      只能说,朔间凛月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令人捉摸不透的。

      可自己也没能毫不保留地对待朔间凛月,似乎没资格这样说。濑名泉想。

      濑名泉今年大三,正是要从家里独立出来的年纪。房租和交通费的负担不算小,再加上以前发生的事,濑名泉不愿意,也不可能愿意再寻求家里人的帮助,所以他要想办法多赚钱来证明自己,让见过自己曾经那副德行的父母安心。

      说来正巧,刚结束上一份工作的濑名泉从老朋友的朋友得到了一个工作邀约,明明只是给高中生补习,工资却很高。本来因为“上课时间仅限夜晚”这一条件而犹豫不决的濑名泉,在老朋友的软磨硬泡下还是接下了工作。

      现在看来,自己的决定还算明智。和朔间凛月相处了一段时间,濑名泉曾经的怀疑都消失贻尽了。本来两人的年龄差就不大,学习的时候不需要很拘谨,不学习的时候就插科打诨,关系也就日渐好了。

    “虽然单看成绩每一科都惨不忍睹……但看这段时间给你做的练习,实际上你不擅长只有现代文和日本史吧。”

    “谁知道呢,”朔间凛月摇摇头,“考试的话,我做到一半就会睡着呢。”

    “所以说,就是因为这样才留级的吧?把会做的写完你估计也算中上游水平了。怎么就不能打起精神来?考试就那几天。”濑名泉叹了口气。

    “啊啊,怎么完全是老师的腔调,”朔间凛月抱怨,“这样不就和上学一样了。老师,我之前还夸过你呢。能不能稍微有点同龄人的感觉?我想轻松自由地学习……”

    “嗯?我并没有这种余裕呢。”濑名泉将眼镜摘下来擦,微眯着眼,看向朔间凛月,“所以,你有什么不懂的吗?”

    “作者的心思都太复杂了,根本理解不了嘛。况且,老人家的记忆力不太好呢。”朔间凛月叹了口气,“唉,以前发生的事,几乎都忘掉咯——”

    “说得好像你活了有多久一样……”濑名泉吐槽了一句,正准备重新戴上眼镜,却被朔间凛月拉住了手。

    “说起来,老师的眼睛,是硫酸铜溶液的蓝色啊。”

    “别用化学药剂来形容人啊,笨蛋。”

      朔间凛月撇撇嘴,道:“是想夸老师的眼睛好看啊,一点都不懂少男心的臭大叔。”

    “吵死了,我对男生的心思又没有多大兴趣,”濑名泉很不满意朔间凛月对自己的称呼,就用练习本去拍朔间凛月的脑袋,“我能比你大几岁啊,再说夸男生好看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吧小鬼。不如快点把学习搞好,就不用再见到我这个大叔了。”

    “就算是大叔,小濑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大叔嘛!”朔间凛月把堆到面前的卷子往濑名泉那边推,“所以现在就休息一会儿好吗?”

    “别以为你夸我我就会心软了,虽然我并不否定你说的话——”濑名泉摸摸下巴,“嗯…?干嘛随随便便就给老师起外号啊!”

      濑名泉自认并不是玩忽职守的人,可每次都会被朔间凛月牵着鼻子走,等自己发现时就又开始纵容他的任性了。不过在学习上,朔间凛月倒不是那种需要很大精力应付的学生。不懂的地方点到即可,他自己就能弄明白,所以濑名泉也乐得自在。

    “呼呼,小濑不喜欢吗?我倒是觉得挺好的。”朔间凛月轻轻地笑了两声,“那我也特别允许你给我起个外号怎么样?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笨蛋熊君,你觉得这个好不好。”濑名泉白了朔间凛月一眼。

    “那,现在熊君非常想冬眠,请小濑老师好心帮下忙,拿一罐碳酸饮料过来给熊君提提神。”朔间凛月向着房门,朝濑名泉做了个“请”的手势。

      濑名泉又白了朔间凛月一眼。不过说了这么多,他也口渴了,于是出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再打开冰箱给朔间凛月拿了罐饮料。

 

      重新回到房间,濑名泉以为迎接他的会是朔间凛月一贯软绵绵的一句“谢谢”,怎料朔间凛月正趴在桌上睡觉,卷子都被他用来垫脑袋了。

      说好的精力旺盛呢?濑名泉甚至觉得自己对着朔间凛月就只想翻白眼了。可现在要叫醒他还是让他继续睡?

      濑名泉轻轻地戳戳朔间凛月的脸蛋,想试试看他会不会醒来。然而朔间凛月只是皱了下眉,呼吸很快就恢复了平稳,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一下子就睡得这么香,看来是真的累了,还是别打扰他了吧。濑名泉想。

    “小濑……”朔间凛月突然开口。

    “嗯?”濑名泉下意识应了一声,却发现那只是朔间凛月的梦话。

      濑名泉看着朔间凛月的睡脸,心里突然涌上了一股欣慰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朔间凛月给第一次当补习老师的自己带来了不小的成就感?

 

      初秋的夜晚在凉爽之余还带了点寒气,濑名泉拿出自己的外套,悄悄地给朔间凛月盖上了,以防他着凉。然后自己走出阳台吹风,想了很多。

      无论怎样,过去都不应成为人在成长路上的束缚。以往那个不成熟的自己,虽然说不上是好是坏,可正是因为有了那样的自己,他才能成长为如今这个自己。

      过去不会消失,未来也暂时看不分明,可他相信着,这一路上遇见的所有人和事,绝不是毫无意义的。

      啪嗒一声,濑名泉盖上了打火机。

      身后突然传来朔间凛月的声音。

    “老师?”

    “咳、咳咳......你醒了?”濑名泉被吓得呛到了,朔间凛月边揉眼睛边上前给他拍拍背顺气。

    “怎么在别人家里吸烟啊……”朔间凛月抽了抽鼻子,双臂叠放在栏杆上,看着濑名泉的眼神有些怨念。

    “抱歉啊,以为你还要睡挺久的,现在又没到第一班车的时间。”濑名泉挠挠头,想要把烟熄掉。

      朔间凛月握住了濑名泉的手,抢走了那根烟。

    “干什么?”濑名泉挑眉。

    “让我也试试嘛。”朔间凛月有模有样地用手指夹着烟。

    “喂!未成年是不能吸烟的!”濑名泉想要抢回去。

      然而风还在吹。朔间凛月还没行动到下一步,就被风带起的烟雾呛到了。

   “噗嗤,果然是笨蛋小熊呢。”濑名没忍住。

    “虽然是笨蛋,但我发现了呢。”朔间凛月看着濑名泉把烟摁熄。

    “什么?”濑名泉不解地看过去。

    “小濑果然也是个寂寞的人,这件事。”

      夜色下,朔间凛月的眼睛闪着亮光。

      濑名泉浅浅地笑了,伸手想摸摸朔间凛月的头。

    “不要碰我。”朔间凛月却挡开他的手。

 

      濑名泉愣住了。

 

      和那天晚上为他打开门时的眼神一模一样。

      他清晰地看到那双眼里,流动着不同寻常的悲伤。

 

    “还是说,你会给我温暖?”

      朔间凛月的声音颤抖着。

 

      濑名泉不假思索地就上前去,吻了他的脸颊。



后文:03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