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八日目、雨が止む前に。03

前文:01 02

 

给朔间凛月先生的生贺❤

 

祝大家开学快乐x【来自一个已经开学一个月的人。

 


 

03.

 

 

 

   “老师,喜欢一个人的话,会有怎样的感觉呢?”朔间凛月将铅笔夹在鼻子与上唇中间,伸开双手趴到桌上。

 

   “你先把英语卷子写完,而且错误不许超过五个,”濑名泉拍了拍朔间凛月的脑袋,“然后我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诶——好严格!”朔间凛月撑起身子抗议,“小濑其实不知道吧?说不定根本没有谈过恋爱吧?”

 

     是真的又怎么样,濑名泉白了朔间凛月一眼。他不擅长应付这个小不了他几岁的学生,于是撕下一张便利贴,拍在朔间凛月的额头上。

 

     朔间凛月扯下来看,“闭嘴吧小鬼”几个字就映入了他的眼。

 

     不服气的朔间凛月嘟囔着什么,撑着脸开始做题,渐渐就安静了下来。

 

     濑名泉觉得此刻的朔间凛月格外不同。

 

     就算朔间凛月说自己晚上精力旺盛,已经和他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濑名泉也知道了,他无论何时都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除了逗濑名泉说话,好像没什么他愿意做的事。而现在他认真地埋头做练习题的样子,在濑名泉眼里就与他印象中的很不一样了。

 

     濑名泉本来想趁朔间凛月做题的时间整理一下之后要印的题目,可他不自觉地就背离了他的初衷,眼睛扫来扫去最后聚焦到朔间凛月的脸上。

 

     一直很慵懒的目线,一笑就会冒出来的虎牙,和普通人相比过于白皙的肌肤,一双与“日常”一词格格不入的红瞳......

 

     濑名泉不禁觉得,从很遥远的时空起,朔间凛月就已经存在于此,可又觉得,他注定是要到更遥远的地方去的。比起纷繁喧嚣的现实,餐云卧石的生活倒更适合他。

 

     可就算是像朔间凛月这样在濑名泉看来十分超脱尘世的存在,也一样会因为“寂寞”而苦恼。

 

     濑名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朔间凛月想这么多有的没的。可他控制不住自己。

 

     在越走越远的思绪中,笔尖与纸张摩擦发出的声音催得他昏昏欲睡。本来濑名泉就和朔间凛月拥有不同的生物钟,更何况他白天要上大学的课,晚上还要替这任性的小鬼操心,他不知怎地就在朔间凛月面前闭上眼睡着了。

 

     彼时朔间凛月正好放下笔。试卷做完了,老师却睡着了。他不满地撇了撇嘴,趴在桌上,仰头去观察濑名泉的睡脸。

 

     本来他想了一百零八种能叫醒濑名泉又能让他不开心也不生气的方法,却一个都没能实施下去。

 

     因为他觉得,濑名泉是不该被自己吵醒的。

 

     朔间凛月不擅长形容人,可要举个例子的话,濑名泉容貌是值得让有幸得以窥见的行人为之驻足的。他的五官十分精致,而现在他的眉头少见地舒展着,高挺的鼻梁因为光照而在脸上投下了阴影,嘴唇……

 

     朔间凛月像是着了魔,伸出手,用指尖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传来的,是柔软又细腻的触感。

 


 

     忍不住的人,原来是我啊。

 

   

 

     濑名泉没有因此而醒来,于是朔间凛月的动作更大胆了一些,他往前凑了凑,几乎都要碰上濑名泉的鼻尖了。两人的距离近得朔间凛月能轻易感受到濑名泉打在他脸上的呼吸。

 

     他其实是想去看濑名泉的眼睛。即使濑名泉的双眼紧闭着,朔间凛月也知道那双眼睛里是很美的蓝色。

 

     具体是哪种蓝色呢?因为濑名泉不许他再用化学药剂的颜色来形容,对颜色不甚敏感的他就没什么更好的说法了,但他可以断定,那蓝色的深处,绝对不是深海般的冰冷。

 

      和自己不同。

 

     濑名泉的蓝色,是温柔的蓝色。

 

     而正在此刻,被干扰了睡眠的濑名泉终于睁开了双眼,朔间凛月就正对上了他想要沉溺于其中的那抹蓝。

 

     他突然觉得有些兴奋。

 

     濑名泉却被眼前的人吓得不轻,猛地往后一退,撞到了身后属于朔间凛月的睡床。他还来不及抱怨什么,朔间凛月就越过桌子,又逼了上来,目光炯炯地紧盯着他。

 

    “干什么?太近了。”濑名泉推了推朔间凛月的肩膀,朔间凛月却没有退让,不依不饶地继续盯着他看。

 

     濑名泉又推了推,想要避开朔间凛月的视线,因为那双眼的红色突然鲜艳得可怕。那样耀眼的红,在濑名泉看来似乎是在发光。他本能地觉得很危险。

 

     可朔间凛月迫切地想要知道一开始的问题的答案。

 

    “老师,你可以告诉我了吗?喜欢一个人,到底是怎样的感觉?”

 

     他轻轻吐出一个又一个字时,温热的气息都喷在濑名泉脸上,和着酥软的语调,让濑名泉头皮发麻。

 

     忍受着来自朔间凛月的“挑衅”,濑名泉不知该如何是好。可不知不觉间他就被朔间凛月放倒在床上,朔间凛月的双臂还撑在他的身旁,将他禁锢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你为什么这么想知道?”濑名泉撇开头,“臭小鬼,快让我起来,一点都不尊师重道。”

 


 

    “不这样做的话,小濑就不会把我放在心上吧?”

 

   

 

     不会让你一直这样逃避下去的。

 


 

     朔间凛月伸手,掐住了濑名泉的下颌,将他的脑袋掰正,强迫他正视自己。

 

    “放开我。”濑名泉皱眉。

 

    “到底会怎样呢?会像我现在一样,想要把你弄得乱七八糟的吗?”朔间凛月瞪大眼睛。

 

     又是他最擅长的把戏,濑名泉想。他总爱摆出这样一副无辜的表情。

 

    “还是会想把那个人关起来,不许他离开自己一步?”

 

    “你哪看来的东西?”

 

    “请不要用质问来回答质问。”朔间凛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不打算回答的话,我只能亲自试一试了。”

 

    “渴求温暖,也是错吗?”濑名泉闭上眼。

 

    “然后?你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朔间凛月的的话忽地带了些怒意。

 

    “不对……我说过了吧,我现在是你的老师。”濑名泉觉得自己能理解朔间凛月这样做的用意,“对不起。我会和你的家人说一下,让他们多……”

 

    “不,不是那些,”朔间凛月打断了濑名泉的话,“如果你给我的就是那样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不如什么都不要。要说寂寞,我们,是一样的…吧…?”声音却越来越微弱,仿佛透过濑名泉的话预见了糟糕的未来。

 

     他赌气地翻身下床,走到门口。

 

     濑名泉却叫住了他。

 

    “如果只是单纯在这里陪着你的话……”

 

   

 

     朔间凛月停下了。他慢慢地回过头,嗤笑一声。

 

    “呐,我没兴趣陪你玩互舔伤口的游戏。”

 

     

 

      他笑弯了眼。

 

 

 

    “我的小濑。”

 


后文:04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