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八日目、雨が止む前に。04

前文:01 02 03


给朔间凛月先生的生贺❤

包含了自己的一点私心:私生饭请爆炸


04.


       朔间凛月突然被关系还不错的前桌鸣上岚搭话了。

     “呐小凛月,最近的状态好像不是很好啊?发生什么事了?可以和姐姐说说吗?”

     “和平常一样很困……小鸣又能看出什么来?”现在是午休时间,朔间凛月为了填饱肚子不得不保持清醒。他边啃着三明治,边划开手机。

     “是这样吗?最近给人的感觉就很奇怪嘛,还一直盯着手机看,我还以为你和别人闹别扭了?”鸣上岚凑上前继续问,“要是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找姐姐哦,恋爱商谈也大欢迎~”

     “这个……”虽说并不是这样……朔间凛月把手机递过去,让鸣上岚看自己的锁屏壁纸。

      虽然猜到他多少会有点惊讶,但也不至于话也说不出来了吧?朔间凛月拿回手机,确定给鸣上岚看的是自己拍的濑名泉的照片,而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朔间凛月疑惑地看向瞪大眼睛还捂着嘴的鸣上岚。

     “这这这,是泉前辈没错吧?!”鸣上岚缓了好一会儿终于说话了,可说出来的话朔间凛月也不是很懂。

     “前辈?小鸣有和他在同一个学校过吗?”

     “是在工作上认识的啦。小凛月怎么会认识泉前辈?”

      既然都叫泉,那应该就是同一个人吧。

     “是姓濑名吗?诶——那他和小鸣一样是模特?”朔间凛月不答反问。

     “是这样没错。他很久之前就不再当模特了,不过偶尔还是会和我联系啦。我刚进公司的时候,泉前辈非常关照我~”鸣上岚说得有些兴奋,“当时泉前辈可是很受欢迎的!”

     “那现在为什么不干了?我都没听说过。”

     “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鸣上岚吞吞吐吐的。

    后来?

     “能详细和我说说吗?”朔间凛月有些在意。

     “可以是可以啦……但也不是随便就能说的事情。呐,小凛月和泉前辈是什么关系?”鸣上岚看看四周,压低声音在朔间凛月耳边问。

      有必要这么小心吗?朔间凛月不解。不过也没什么撒谎的必要,他就照实说了:“小濑是我的家教。”

     “啊啦,原来是这样!人家有听说泉前辈说过呢,最近在做家教什么的,原来就是在教小凛月啊!”鸣上岚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怎么样?泉前辈他果然是很棒的人吧?虽然是很别扭,但就是能让人一点一点地迷上他呢~他啊,特别喜欢装作不在意地关心别人…我和你说哦,之前有一次……”

      这感觉,莫非是在转移话题?不过正如鸣上岚所说,朔间凛月确实越来越沉迷其中。濑名泉的心情总是很容易就暴露在脸上,就算再别扭,本质上就是一个温柔的人。

      可他内心深处的想法,朔间凛月至今也看不太透。也说不定,只是自己想的太复杂了。濑名泉意外的可能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人。

     “是喜欢哦。”朔间凛月打断了还在滔滔不绝地夸奖濑名泉的鸣上岚。

     “嗯?”鸣上岚似乎也知道自己的意图被发现了,尴尬地停下来。

     “我对小濑。”朔间凛月看着鸣上岚。

      他眼中有着令人无法忽略的坚定。

     “是吗……希望真的是这样呢,”鸣上岚听了朔间凛月的话后,露出了苦笑,“尽管还不知道你们之间有怎样的来往。”

     “我想…是真的。”听见鸣上岚意味不明的感叹,朔间凛月皱起眉。

     “我会找他确定的,之后再电话联系吧。那,小凛月能和人家约定一件事吗?”鸣上岚抓住了朔间凛月的手腕,神色凝重。

     “什么?”

     “不要再伤害他了。做不到的话也请不要纠缠不清,早点收手吧。”

 

      天生拥有相貌优势的濑名泉,早在高中时就被星探发掘去为杂志做读者模特,时间长了也积累了一定的人气,就顺势签了约成为正式的平面模特。濑名泉也没有辜负雇主的期望,只是稍微包装改造了一下,崭露头角的他人气继续上涨,也有了数量众多的支持者。

      只听到这里的话,也联想不到为什么濑名泉现在会在当朔间凛月的家教。

      不知是因倔强的性格而得罪了大人物,或是过激粉丝的肆意为之,总之,濑名泉的隐私信息泄漏了出去。

      打开博客留言板。

     “濑名君今天也非常帅气~博客里说的那家甜品店,那天我也跟着去了哦!”

     “拿到了濑名君在酒店用过的毛巾!!”

     “拍摄时有发现我在口袋里塞的糖吗?”

      打开手机。

     “濑名君换了新手机号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收得到我的短信吧!今天你去学校隔壁的家庭餐馆吃饭了吧?我知道哦!”

     “为什么不回复呢?是嫌我烦人吗?”

     “濑名君原来是这么绝情的人啊?!肯定是跟你在一起的那几个人和你说了什么吧?”

      次日早晨,和濑名泉一起回家的朋友在鞋柜里发现了恐吓信。

      这还不是结束。

      待濑名泉回到家,发现家门前的邮筒被“求爱信”塞满了。濑名泉紧皱着眉把它们全部扔掉了,可第二天又收到了更大的量。

      迫于无奈,濑名泉和朋友们完全断了联系,又把邮筒拆了扔掉。

      无论是网络还是现实,面对几乎每日不停的骚扰,濑名泉很长一段时间都生活在惶恐不安中。

      虽说在正式出道之后也有过心理准备了……这种糟糕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直到有一天,濑名泉被堵在了校门隔壁的小巷里。

 

      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最近一直在躲我吧?难道你还感受不到我的爱吗?是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吗?”

     “谁来…救……”

     “你还是不明白吗?我明明这样爱你!我需要你啊!”

      那位拦住他的“粉丝”在激动地说着什么,濑名泉却一句也听不进去,只想尽可能地远离。对面的人言辞越来越激烈,不知从哪掏出来了一把小刀,一步一步靠近他,濑名泉只是浑身颤抖着,冷汗不住地往下流。他连呼救都几乎做不到。

      幸好路过的同学帮忙喊来了老师和警察,把这人制住,濑名泉才逃过一劫。那人的态度瞬间就转了一百八十度,眼神凶恶地朝着濑名泉大喊:“仗着自己脸好就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也太自大了吧?!粉丝根本就不需要你这样的人!你会后悔的!”

      濑名泉面无表情地看着警察把人带走了。

 

      需要?不需要?

      我不明白。

      已经快不行了。

 

      有时他也会想,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这个时代的恶意在濑名泉面前无限扩大,只是高中生的他甚至反抗不了。

      他是如此厌恶连累到别人的自己。

      “呐,小泉,你一定很累了吧……我们先搬家看看情况,然后帮你办转学手续。你就辞职专心学习考个大学好吗?肯定会比现在好得多。”

      是啊,到处都不会需要这样惹麻烦的人吧?

      于是就迎来了这一刻。

     “你爸妈找我说过了,也给了我辛苦费,和这件事有关的新闻我就帮你压下去。工作都找好人来替你了,你就别再来了,也尽量少暴露身份,不然以后再发生什么我可保不了你。”

      濑名泉默然点头,把违约金交上去之后离开了公司。

      连引以为傲的工作也不需要自己了啊。

 

      之后濑名泉搬过几次家,也转了好几次学,再加上没有工作,骚扰他的人也渐渐少了。因为怕再遇上什么事,濑名泉不敢和别人搞好关系,一直都只能独来独往,尽管这并不好受。

      曾经的所谓人气不仅没有给濑名泉留下任何存款,反倒为了搬家和托关系,还有违约金,把家里的积蓄都用得七七八八。

      时间有着无穷大的力量。啊,也可能是金钱有着无穷大的力量吧。现在再提起“濑名泉”的名字,也没什么人知道了。

      准确来说,他已经不被“需要”了。

      所幸的是生活总算平静了下来,正常的人际交往也得以顺利进行,只是濑名泉也无法再和什么人深交。更何况谈感情。

      不。与其说是“无法”,不如说,他始终遇不到值得他那样做的人。

      直到现在。

 

      濑名泉正独自走向大学的图书馆,他今天刚接到新的课题,准备去查阅相关的资料。怎料在半道却被人拦住了:“哟,濑名君!终于找到你了。朔间桑今天晚上就回来了,所以我们系有个欢迎会,你要来吗?好像说想搞得大一点,最好带几个朋友去?”

      濑名泉被打断了思路,悻悻地抬起头,原来是同班的羽风薰。

      见濑名泉不回答,金发的男子又继续说了下去:“虽然你去不去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区别,可濑名君不来的话,被派来请你的我就会很丢脸啊~你就行行好?”说完,手搭上了濑名泉的肩。

     “不去,又不是很熟。话说,别随便碰我可以吗?”濑名泉压根没有要去的心思,他甩开羽风薰,整理了下衣领,“祝你们玩得开心,但是不要忘了课题啊。”

     “嘛嘛,濑名君太认真了还真是不好玩。不过我对男人也没什么兴趣,”羽风薰笑笑,“那我就这样转达了,可不要后悔哦?”

      濑名泉挥挥手示意让他离开,然后继续前往图书馆。

      而当那头辨识度极高的橙发出现在眼前时,濑名泉心底暗暗叹了口气。又是一个麻烦的家伙。

     “濑名!呜啾~~最近凛月怎么样?”

      怎么突然问起他?

      濑名泉现在最不想面对的就是朔间凛月。

      自从朔间凛月对他说了那些话之后,濑名泉就再也没能见到他。自己在那之后就恍惚地落荒而逃,第二天晚上还打算装作没事去给朔间凛月上课时,就发现屋子的门被反锁了,钥匙根本派不上用场。敲门没回应,电话不接,短信已读不回。自己也没时间去学校堵人,总不能为了见他就把他家门砸了吧。

      况且,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自己啊。

      先动心而作出进一步的举动的人是濑名泉。这些年来,他也从未如此对一个人像对朔间凛月一样上心。可有谁能确切地告诉濑名泉,这种上心肯定不只是“责任感”呢?

      作为那个人的家教,不能回应的感情,就是不能回应,濑名泉并不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什么问题。若朔间凛月要是打定了主意不见自己,濑名泉又能有什么办法?最坏的结果就是一拍两散当个陌路人罢了。这世上陌路人千千万万,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可是扪心自问,这样真的就可以了吗?

 

     “喂濑名——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凛月还好吗?”面前的月永leo蹦蹦跳跳地想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濑名泉只能如实回答了。

     “不知道,快两个星期没见了。”

     “诶?怎么回事?不是每晚都要去的吗?唔——难道说,凛月被外星人抓走了?”月永leo还是稳定发挥着他一如既往的脑回路,“哇哈哈哈!那就有趣了!濑名要和我一起去救他回来吗?带上零?”

     “根本不是这回事……”濑名泉按住自己烦躁得发痛的脑袋,和月永leo解释,“发生了些事,和他闹僵了。”

      月永leo顿时就安静下来,也不再手舞足蹈,认真地看着濑名泉,等他继续说下去。

     “他不让我进门,我也联系不上他…呐leo君,他不愿意见我,果然是我错了吧。”濑名泉难得的有些弱势。

      月永leo抬手用力揉乱了濑名泉的头发。

     “等等、你干什么?”

     “虽说我不是很清楚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濑名觉得不明白的话,那就是你没有下定决心去做吧!”

     “决心……?”濑名泉停下了整理头发的手。

     “你考虑过头啦!嘛嘛,这也是你这家伙有趣的地方~不过,我认识的濑名是会自己搞清楚的!”月永leo撑着腰笃定地说。

     “是吗,”濑名泉笑着拍了下月永leo的头,“谢谢了。”道谢之后,濑名泉继续前进。他要尽快解决眼前的问题,再去找朔间凛月。

      月永leo朝着濑名泉的背影大喊:“濑名——!比起别的,你要更多地想想‘自己’的事情啊!”

     “我知道了!”


后文:05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