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tiroka
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凛泉/狮心/月组/薰兔
*刀乱
安清/兼堀/兼安/堀清
*全职
周all
*杰尼斯
HSJ慧担 嗑岛慧
欢迎找我玩w

【凛泉】随便吧 02-03

情人节快乐!
和上一篇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当新文看就可以了_(:3 」∠)_

恋爱的酸臭味。

02.
濑名泉按着不明的节奏用指关节敲桌子,看起来十分不耐烦。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无论以前还是现在,自己总是一边用别扭的方式将别人推开,一边又在内心期待着有什么人能够跨越他设置的“荆棘”,将他从象牙塔中拯救出来。
他认为自己要求的不多,他也不需要什么承诺,他只想要一句真心的“喜欢”。真心的标准是什么?濑名泉不知道,可是他觉得,只要那个人想的话,是一定能传达到的。
就算用再拙劣的方式。
对朔间凛月闹别扭,是因为对他有期待。期待他会成为那个打败恶龙的“勇士”。
明知自己不能再像这样钻牛角尖了,濑名泉还是起身摔门走了出去。
朔间凛月不自觉地咧嘴笑了笑,而后“咚”的一声将额头撞在桌面上。
“用力趴下去”了?是在干什么?月永雷欧歪歪头,十分不理解。
“嘛,虽然濑名生气起来是很有趣啦,凛月你也不要一直欺负他哦?”
谁欺负谁啊。朔间凛月腹诽道。尽管额头真的很痛,可是还有更痛的地方。
这时朱樱司抱着一大沓文件经过。“小司,上面的要掉下来了哦。”用余光瞥见摇摇欲坠的文件,朔间凛月转过头提醒。不知道门外的人能不能听见就是了。但他也没打算起身去帮忙。
刚离开的濑名泉又经过门口,往屋里瞪了一眼,帮朱樱司拿走了上半部分的文件。朔间凛月微微叹了口气,跟了出去。
他把濑名泉拉到了休息室。
今天小濑的黑眼圈没藏好呢。朔间凛月指尖在眼下划过一个半弧。
啊真的吗?濑名泉紧张地掏出化妆镜端详,随后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唇。原来秋天也早就结束了。
朔间凛月于是从冰箱拿出碳酸饮料,又拿了瓶绿茶抛过去。
濑名泉拧开瓶盖, 尝了半口,露出嫌恶的表情把绿茶扔回给朔间凛月。“这周休息室的补给是你负责?”口味真奇怪。
是小鸣来着,我倒觉得还好啊。朔间凛月接住了绿茶,打开喝了几口。真奇怪。他舔了舔唇。
“小濑一副没睡好的样子呢,明明没再和我在一起了。”
这话居然轮得到你说?濑名泉心想,却没回答。他没找到朔间凛月说的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说什么在不在一起的……
这种界线太过模糊了,本来他和朔间凛月就没有真正在一起过。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和朔间凛月也不可能不“在一起”。
只是一张办公桌的距离。
可能是打喷嚏之后等他递来一张纸巾,可能是水喝完之后等他顺路去装回来,可能是在被孤独感淹没的哪天拽人过来偷一个吻。
不过这些事似乎由朔间凛月来想更合适。平常,濑名泉才是照顾人的一方。
“小濑其实离不开我吧,”朔间凛月把已经空了的饮料罐丢进垃圾桶,“看起来,不和我在一起的话,就会难受呢。”
话虽如此,难受的到底是谁呢。朔间凛月不经意地撕扯着绿茶瓶子上的塑料包装,明知道不再多耗些力气,现在所做的都是徒劳无功。
“什么意思?那你呢?没有谁离不开谁,就算小熊现在立马收拾东西滚蛋再也不出现,我也不会怎样。”
话一出口,濑名泉就后悔了。
啊,搞砸了。为什么又说这种话?他懊恼地攥紧拳头,最终还是拉开门逃走了。
屋内的朔间凛月忽然将塑料包装猛地扯下,又无力地垂下手。他走向休息室的沙发,静静看着剩了一大半的绿茶跟随他的力道滚落在地。
“咚”的一声闷响,他随之躺倒在沙发上,拉过一张薄被将自己裹了起来,蜷缩在里面。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味。他突然想起这是濑名泉买给他的。
“小熊你总是什么都不盖就睡觉,会感冒的吧?虽然你怎样都…和我没关系…”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偏头移开了视线,将一个袋子递过来,“我只是不想多承担一人份的工作!”
离不开别人的,其实是我自己吧。


03.
濑名泉和朔间凛月满脸苦大仇深,直接导致经过他们办公桌的月永leo大笑不止。
闭嘴。两个人同时白了他一眼。再笑你以后加班就别想找人陪了。
啊!不要不要不要!我错了!!月永leo嘴上说着求饶的话,却笑得更夸张了。谁叫这两个人都是那么别扭的人呢,就随便推他们一把吧。
归心似箭的两个人在下班后被月永leo硬拉去居酒屋,然而那位月永先生两杯果汁下肚就像喝醉了一样喊着“inspiration”把他们两个丢下了。付好了账这点大概是他唯一像个前辈的地方吧。
我可以回家了吗?再看见小濑的脸的话…。当朔间凛月第五次把空了的酒杯放回桌上时,他这样说。
你以为我很想见到你?濑名泉皱起眉。“这肯定是最没意义的一晚。”
意义?人生本来就没什么意义,也很无聊。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说。
“切,意味不明。”
濑名泉刚转身要走,又被朔间凛月拉住了。
“对待濑名可不能像对别人一样啊,凛月你要再率直一点!”月永leo离开前和他说的悄悄话在朔间凛月耳边响起,“他逃走,你也要逃走?那就什么都不剩了。”
“干什么啊!”
不管濑名泉的挣扎和抱怨,朔间凛月硬拖着把他带到旁边的小巷。这个地方本来就很少会有人走过,更何况现在已经是夜晚了,这不就完全是某类游戏的危险剧情了吗?濑名泉想。
朔间凛月二话不说就把濑名泉逼到墙边,微微抬头就碰上了他的唇。一开始只是轻轻的触碰,渐渐变成舔咬,再后来,不知是谁的舌头先窜入对方口腔,不断地索求着。不自觉地互相爱抚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燥热了起来,朔间凛月却突然主动与濑名泉分开了,两个人喘着气大眼瞪小眼,能感觉得到对方灼热的呼吸。等到濑名泉像默许般闭上眼睛,朔间凛月才又覆上来,继续亲吻他,然而先前的侵略性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小心翼翼的、像是试探般的温柔。
或许也该感谢酒精。
“为什么不拒绝呢?不是讨厌我了吗?”
“那你呢?是不想再看到我的脸吗?”
不要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啊……朔间凛月拽住濑名泉的前襟,头埋在他的胸前,身体微微颤抖着。感受到了朔间凛月的不安,濑名泉一下一下地轻抚着他的头。
濑名泉其实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人不就是矛盾的吗?他想。明明不久前自己还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叫朔间凛月放过自己,现在他们俩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在这寒风中汲取对方的温暖。
“呐,小濑。听我说。”朔间凛月抬起头,眨巴着湿润的眼睛,活像受了委屈的小狗。
不,一定是装的吧。猫总是擅长玩弄人类。
濑名泉伸手把朔间凛月挡住眼睛的刘海往后撩开。
少了刘海遮挡的视线顿时一片清明。清晰地撞进朔间凛月眼里的是那副熟悉的、冷淡中蕴藏着无限温柔的面孔。在这黑暗之中,濑名泉眼里的蓝色反倒更加耀眼,银灰色的发也在月光下微微泛着光。
感觉要被灼伤了,朔间凛月不自觉地眯起眼睛。光芒是黑暗的天敌,可面对濑名泉散发的光芒,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想靠近。
偶尔坏心眼地把光芒遮挡住,会怎么样呢?
“喜欢。”他说。
濑名泉愣了一下。
“月?”
“不是‘月’,是喜欢哦。”朔间凛月微笑着,“我喜欢小濑。”表面的确云淡风轻,可谁知道猫狡黠的笑背后到底是什么心思?
所以濑名泉爱用猫的各种习性来解释朔间凛月。
“哈?突、突然说什么啊,你喝醉了吧?”濑名泉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那个人可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
“我对小濑的所有,都最喜欢了。小濑……你不会拒绝的吧?”那个人用异常温柔的嗓音喊着对他的昵称,似乎加快了酒力发作的速度,让濑名泉控制不住地心跳加速。
没错,只要这样就够了,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人类为什么总会被猫支配呢?
因为谁都无法抵抗那些不经意间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温柔啊。
“呐,小濑有在听吗?因为喜欢,才会想和小濑牵手,想和小濑拥抱,想和小濑亲吻,想和小濑做…”
尽是令人羞赧的话语。
“别…你别说了……”濑名泉抬手想要挡住渐渐爬上脸颊的绯红,却被拉住了。
朔间凛月将濑名泉的手拉到唇边亲了一口,摊开他的手掌,舌尖从掌心一路向上,竟然在他指缝间来回舔舐,偶尔张嘴温柔地含住指尖吸吮,某种特定的频率让人很难不联想到一些糟糕的东西。
“做什么啊…不要这样…”瘙痒感与朔间凛月直白的渴求着什么的表情,给濑名泉带来了触觉与视觉的双重冲击,弄得他头皮发麻。这只是酒精作用,他这样劝着自己,却不禁舒服地眯起眼睛,轻轻哼了几声。
明明只是手,小濑都会兴奋成这个样子呢~真是有够色情的啊……濑名泉突然开始想象朔间凛月见到他这样的反应会说什么。然而仅是想象中的他语气都已经这么欠揍了。
濑名泉最不愿意承认的是,他可能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兴奋。
在事情变得越来越奇怪之前,必须要停下才行啊。濑名泉强忍着下一秒就要主动向朔间凛月索求的冲动,屡次想要收回手却始终无法成功。
偏偏朔间凛月脸上还满是笑意,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实在令人火大。
这只得寸进尺的猫。可不要小看人类啊。
濑名泉伸出另一只手狠狠地掐住朔间凛月的脸颊,解救了自己的手和心脏。
“哇好痛,小濑泥在干审膜……”
“你别给我得寸进尺得意洋洋的了,混蛋小熊。”
“诶,明明气氛正好呢…小濑前一秒还是那种诱惑的表情,突然就完全不可爱了~”
“闭嘴!认为我可爱的还大有人在呢,谁管你啊?”
到底是谁,出来和我打一架啊!朔间凛月撇撇嘴,颇为不服地扯着濑名泉的衣领,把他拉到面前,在他的脸颊上咬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躲闪不及的濑名泉松了手,得手后的朔间凛月显然心情很好,在留着齿印的地方舔了舔。
“等、又咬又舔的你是狗吗?!”
“才不是,是你的小熊~”朔间凛月撑着濑名泉身后的墙,“这样的回礼也不错吧?”
这是哪门子的回礼?濑名泉捂着脸瞪他。
“回答,还不给我吗?”玩闹暂且告一段落,朔间凛月的语气正经了起来,那双猩红的眼睛紧盯着他,让濑名泉无法忽视。
“我知道了…”
濑名泉挠挠头。
“我想我是…喜欢你的。”他顿了一下,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我喜欢凛月,请你和我交往。”
这是和以往不同的,不再别扭的语气。
“嗯,从今以后也多多指教啦。”朔间凛月笑着回答,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诶?刚刚喊了名字?喔喔…老爷爷我感动得想在街上大吼‘泉酱超级无敌可爱的’了。”
“恶心…”
“嘛…不会喊的啦,”朔间凛月走到巷口,转身笑着向他伸出手,“走吧小濑~唔…作为正式男友的第一次牵手?”
“吵死了笨蛋。”濑名泉走过去,用力地拍开了。
可是为什么在经过的第二个路灯下又主动牵上来了呢?人果然非常矛盾啊。
朔间凛月想着,悄悄攥紧了濑名泉的手。
不会再放开了。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