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肖翔】Thanks for your help.【4】

*严重OOC慎点

*一如既往的流水账对话流

*1202孙翔生日快乐!

4.

虽然嘉世现在的任命依然是孙翔为队长,肖时钦为副,但孙翔这个人事实上对于控制全队这种事并没有什么欲望,但是队长这种身份却还是很自豪和高兴的。就像小孩子一样,你给了他糖,不管他能不能吃、糖好不好吃,只要你给他,他就高兴了。

肖时钦一直对孙翔很上心,也给过孙翔不少中肯的建议,但孙翔的天赋始终是没有点到团队合作这方面上来。

孙翔也有束缚过自己,努力不像以前一样见到敌人就急着冲上去,而是会先听肖时钦的指挥。但他一旦打得起兴,就会无视指挥而又变回之前那个横冲直撞的孙翔了。

即使如此,这样长久以往,孙翔也终于是不再像以前那样,与团队严重脱节了,顶多是有时不听指挥。更何况,现在他的队友里可是有一个被称为四大战术师之一的肖时钦啊!如果孙翔不听,他也有办法用自己的战术把战局引导至想要的局面。

孙翔情商再低,也知道肖时钦是真心想让自己顺利和团队融洽起来,这可是保证战队胜利的基石。可是他这习惯实在是难改,他只好每天给自己加练。

一天晚上,肖时钦又在和孙翔加练。肖时钦先停了下来,摘下耳机看着隔壁座位还在奋战的孙翔。孙翔一手甩鼠标,一手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

孙翔又完成一次训练后,发现肖时钦盯着自己,于是摘下耳机回看他,肖时钦这才开口:“小孙,现在也不早了,明天再练吧。回去好好休息。”

“也对,每天都要你陪我加练,麻烦了。”孙翔说着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因为连续练习而微微发酸的手指。

“不麻烦,我倒是乐意陪着你。就是怕你天天这么练太累了。”肖时钦自然地靠过去伸手给孙翔做手操,两人白净又骨节分明的五指交缠。 

两人分别帮对方做完手操,就一起回宿舍了。

洗漱完之后,孙翔坐在床上喝水,正想着一直一来让他纠结许久的团队合作方面的事,结果却因为走神,把一大杯水全洒床上去了。

“怎么这么倒霉…大晚上的。”孙翔烦躁地挠挠头,问坐在隔壁床上擦眼镜的肖时钦,“小事情啊…那啥,我床弄湿了,今晚和你挤挤介意吗?”

肖时钦没有看到孙翔弄洒水的蠢样,戴上眼镜用有点奇怪的眼光看着孙翔,问:“弄湿了?你刚刚…在干嘛啊?”

“等、等等,不是你想的那个,我就是手滑把水洒了!”孙翔似乎从肖时钦的问话里听出了什么不好的意思,脸也有点红了,“我再怎么那啥…也不至于这样吧!你别误会!不、不麻烦你了,我睡地板就行!”

肖时钦看见孙翔的举动觉得有点好笑,其实自己本来也就是想逗逗他。本着关心队友的原则,他笑着和孙翔说:“没关系啊,睡地板容易着凉,嘉世的单人床也够大,过来吧。”然后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

“既然你这么坚持,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孙翔抱着枕头蹦跶到肖时钦床上,“小事情,我怎么觉着你的床比我的软多了。”说着还滚了两滚。

肖时钦看着眼前这个跟大型哈士奇似的人忍不住笑了出声,摸了摸他头发滚得乱糟糟的头,说:“睡吧小孙,半夜别把我踢下去哦。盖好被子,我关灯了。”说完关上了开关。

“小事情,你身上好香啊。”刚关灯,孙翔就去嗅了嗅肖时钦。

“我和你用的同一瓶沐浴露洗发水洗衣液。”肖时钦无奈道。

“嗯…那就是体香!真好闻。”说完还上前蹭了蹭。

“闻就算了,别蹭啊,痒…”肖时钦真是服了孙翔,爱闻爱蹭简直就像只狗。嗯,狗。

“嘿嘿,”孙翔才不管这些,“谢谢你,肖时钦。”

“又怎么了?”肖时钦对孙翔没来头的谢谢表示疑惑。

孙翔转过身背对着肖时钦,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天天陪我加练,还给我讲那些…嗯,战术?我觉得你真的帮了我很多啊!”

哎,这个孙翔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样对别人表示感谢了啊?果然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吧。知心大哥哥肖时钦表示很是欣慰。

“应该的。早点睡,乖。”肖时钦笑着回答了孙翔,也转了身,顺手又摸了摸孙翔的头。

第二天醒来,肖时钦发现孙翔几乎整个人的挂在他身上了。

怪不得总觉得呼吸不畅。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