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轩策】小心出口3

*非原著背景,半架空

*脑洞略大,OOC慎点

*1222吴羽策生日快乐!

3.    

      李轩和吴羽策坐在比赛专用的包间里,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手指在键盘上翻飞,握着鼠标的手也甩得飞快。“呼——”两人在结束一场战斗后同时呼出一口长气,这场已经是两人打的第七场比赛了。连续集中了这么久,两人的注意力也开始渐渐溃散,现在正瘫在椅子上放松着连续工作超长时间的手指。

      “阿策啊,先歇会儿吧,这比赛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打完的。打七场赢了六场,排名应该不会太快被刷下去,累着对发挥也不好。”李轩摘下耳机,探到吴羽策身边给他捏肩膀。

      “之前报名那地方的游戏规则压根就不完整。”吴羽策有点不爽地摘下耳机,“还以为是积分制的,没想到居然是胜局制。随机对战,排名后了立马就要被淘汰,什么鬼。”

      “阿策你不是也打得挺爽的嘛!哈哈哈,有六个被两个鬼剑士打趴下的攻击型五人队,别把人家都吓坏了啊。”李轩从背后搂住吴羽策,把头搁在他肩膀上,顺手抢过鼠标,“看看还剩下多少队。”

      “你自己没电脑啊,非凑我这看。”吴羽策白了李轩一眼。

      点开排行榜,之前写着的“1~200名”已经变成了“1~50名”。

      “哇喔,阿策你看,三个小时就淘汰掉了一百五十队了。平均每小时五十队……岂不是还有一小时就能决出前十名了?”

      “嗯,大概。”吴羽策看了看鼠标指着的那支队伍,“‘轮回云浪’?这不是刚刚赢了我们那队么,第一啊。”

      “是喔。三个小时打了十一局赢了十一局?这不就十来分钟一局?这两人真屌。”李轩浏览着各队伍的成绩,“第二‘繁花血景’十局,并列第二‘剑与诅咒’,第四‘霸气雄图’八局。第五‘呼啸罪犯’六局,嘿,这名字真溜。然后我们‘虚空双鬼’并列第五。”

      “怎么前面都是两人队……三到五人的都这么菜啊?”吴羽策吐槽。

      “大概是三到五人的大部分是临时组的吧?我觉得两人组的才比较有默契呢。”说完李轩把吴羽策从椅子上扯起来,“阿策玩这么久了快休息下,起来做下运动,hey!follow me!”

      吴羽策不情不愿地站起身,看着李轩神经病一样扭来扭去无动于衷,自己做起了眼保健操。

      20分钟后,两人重回游戏,排名已经掉到十二去了,剩余的队伍只有33队。这时,游戏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系统公告:

      “各位玩家注意,现在排名的争夺已经进入白热化了,为了提高众玩家的游戏热情,现在宣布一个重大消息!前五名的队伍可得到的奖励翻一倍,而从公告发出后被淘汰的队伍需要接受神秘惩罚!希望各玩家游戏愉快!”

      李轩和吴羽策虽然不太在意什么奖励,可对什么神秘惩罚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两人又聚精会神地投入到游戏上,在战场几番激烈拼杀之后,又赢了一局。排名上升到了第十,剩余队伍只剩下26队。

      这时,却看见游戏里有人在聊天频道说着关于那个神秘惩罚的事。

      夜雨声烦:嘿!大家知道那个神秘惩罚吗?我和一个朋友还有一个我们学校的混混老大一起来的,我和朋友一队,那个老大跟别人临时组了个队,刚刚公告出了后被淘汰了!然后他给我发了个短信说他被关在一个笼子里笼子外面都是大型食肉动物,他还说笼子要被撞穿了!!然后他就快要被吃了!!!千万不能被淘汰啊这惩罚太屌了!!!要真死了这地方怎么负责啊?!!!靠靠靠靠黑店啊!!幸好我是第三!

      “WTF?!这家外国佬开的电玩城还有这种杀人不用偿命的背景?搞什么啊?”李轩惊奇地问。

      吴羽策皱着眉抿了抿唇,说:“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如果是真的,看来是只有前十不会死了,我们现在很危险。”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