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安清】喜欢、讨厌?1

*手入梗

*或许还是会有H

1.

刚刚远征归来的大和守安定被审神者拜托去帮中伤回来的加州清光手入了,虽然努力拒绝了,但是审神者说重伤的孩子也有好几个,所以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可是加州清光他一贯不都是坚持自己手入的吗?啊啊、的确,年纪稍大的刀都主动要求自己手入的,毕竟手入要用到丁子油。

“丁子油啊...啧,真是个麻烦的东西。”

大和守安定拉开门,没有理会加州清光疑惑的眼光,不紧不慢的坐在他面前道:“别看了,脱衣服吧。”

加州清光瞪大眼盯着大和守安定,问:“怎、怎么啦?”大和守安定没有回答,但加州清光旋即想到了什么,脸颊飘起两片红晕。慢慢褪下被砍得破破烂烂的外衣,低声问:“安定,是来帮我手入吗?唔...主上好像没和我说过。”

大和守安定伸手去帮加州清光解外衣里面的白衬衫的扣子。说是白衬衫,其实也被染上了血红色,加州清光这个人也是。这样想着,大和守安定面无表情地说:“我不记得我们的关系有好到可以直称名字的程度。”

“可是主上也是这样叫你的呀?”加州清光一边回答一边手忙脚乱地想去解纽扣,但手因为长时间握刀而有些颤抖,最终只好任大和守安定凑前去帮他。但大和守安定温热的气息轻轻浅浅地喷在他的脖颈间,让他有点心不在焉。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了那阵痒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脖颈。

“说实话,我也并不喜欢别人这样叫我,”大和守安定解完了了纽扣便毫不犹豫地脱下了加州清光带血的衬衫,“怎么?手移开,给我看看。”然后不由分说地挪开加州清光的手,的确有一条浅浅的血痕,大和守安定疑惑地看了加州清光一眼,问:“这种程度罢了,只用口水也能搞定吧?”

加州清光自然不是因为在意这点微不足道的伤,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微微偏头说了一句:“唔…可是我自己的确是没办法呀?那么,麻烦安定帮我手入了。”

大和守安定没有回答,在加州清光上半身大大小小的伤口上抹好丁子油后,看着在自己面前光着上身仍毫无自觉的加州清光,鬼使神差般凑上前舔舐他脖颈上的那道伤口,恶意地问:“下面也打算让我帮你吗?”

加州清光一愣,然后慌张地推开面前和自己维持着暧昧姿势的大和守安定,手忙脚乱地脱下裤子和鞋子甩到一边,突然想起什么事,尴尬地笑笑,问:“可以稍微…留一层吗?”

大和守安定忍住笑意回答:“啊啊、随你。”反正迟早是要脱掉的。然后大和守安定便继续给加州清光的伤口抹丁子油。啧,挡住了。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这种地方也会有伤口吗?”大和守安定抬起加州清光一边腿,指着他的大腿内侧皱着眉头问,“脱?还是打算让我伸进去?”

此时加州清光正心不在焉地用手扇着风,尽管这点风比起丁子油带来的燥热是微不足道的,看到大和守安定的举动时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想想刚刚听到的那句话脸又是一红,支支吾吾地回答:“呃…你还是伸、伸进去吧。”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