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安清】逃不过(1)

1.

-

转眼间就到了七月份,即使是暂时离开第一部队,呆在本丸内清闲得很的加州清光也嚷嚷着热,毕竟他的着装着实是太繁琐了。挂在房内的风铃被风吹拂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然而随着来的风却并不让人愉快。这种时候,风也好像是带着阳光的温度,吹在身上也感觉不到一丝凉意。

原本用来遮挡的屏风也换成了竹帘,审神者说是为了通风透气。可是加州清光觉得,通进来无用的热风,还不如用以前的屏风挡挡在夏日恼人的阳光。他挪到竹帘后,尽管竹帘也只是堪堪留下几道阴影,但也比直射的阳光好太多了。

“真是的,太阳这样照着,可是会晒黑的啊————”口中是埋怨的话语,可是拖长的音调只显得加州清光懒洋洋的,加州清光打了个长长哈欠,“呜啊——有些困了。也没什么事可干……主上,膝枕、可以吗?”然而没等审神者同意,他就擅自枕了上去,反正他心里知道,自己是本丸里资历最老的刀,让他自豪的是,自己也是最得审神者喜爱的。这个人的话,是不会责备他的。

“你也学会不少现世的词语了呢!啊,要是让安定他看见你这么可爱的样子,说不定连一贯只与你拌嘴的他也会心软下来摸摸你的头呢,”如加州清光所料,审神者完全没有打算要责备他的无礼,反倒是把手搭在他的头上抚摸了两下,“像只猫儿一样。啊,说起来,我是猫派的呢!可惜的是,因为我的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养不了啊。”

审神者若有所思,加州清光拉起她一只手,问:“那么,要来挠挠我的下巴吗?”加州清光很懂审神者的喜好,他知道审神者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果不其然,审神者高兴地答应了,他被挠的挺舒服,忍不住就笑了起来。加州清光笑起来眼睛是弯弯的,审神者似乎对他这一套很受用,问他:“清光想要些什么吗?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会带回来给你的哦!我啊,最喜欢可爱的孩子了。嘛,不如说是我自己想要变得像你一样可爱呢。可惜总是办不到啊,我不是这样的设定,嗯,你懂的啊。”

“才没有这回事呢,主上你最可爱了!大家都是这么觉得的呢。啊,当然我才是最有资格这么说的人!”加州清光炫耀般略带自豪的语气,让审神者露出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他接着说,“啊,真的什么都可以吗?红色的那个…指甲油,快用完了呢!嗯…有没有能让我不热的工具呢?像戏法一样的那些东西,现世会有的吧?”

应下了送他指甲油的请求,但审神者只能无奈地告诉加州清光,本丸里根本用不了那样的“戏法”。在和加州清光的一番讨论后,审神者决定再拿一些扇子回来,除此之外也不知有什么方法了,冷饮什么的似乎不太实际。

“啊,清光,安定他们出阵回来了哦!不去迎接吗?我要带药研去手入了,虽然很遗憾,但慵懒的午休时间结束了呢。”加州清光不情不愿地起身,看着审神者离开。他自己确实是无事可做,便想着,一次也好,去迎接一下那个无趣的人。当然,他自己是不会承认的。


-

才走出门没多远,加州清光就遇上了出阵回来的第一部队,大和守安定是领队。在加州清光看来,他就是个刚当上队长就瞧不起自己的目中无人的家伙。越过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向大和守安定后面的堀川国广搭了话。

“辛苦了——新的区域探索,没有什么问题吧?”然后揽着他的肩凑到耳边说悄悄话,“照主上说的,有和那个呆头呆脑的和泉守合体成功吗?哈哈。”

在堀川国广红着脸往身旁看的时候,加州清光伸手拍了拍和泉守兼定的肩膀,还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看得和泉守兼定心里发毛。加州清光是故意不去找大和守安定说话,他还赌着气呢,什么叫“没本事所以被主上从队长位置卸下来的家伙”,明明自己只是因为去了远征,像审神者说的“收保护费”这样的而已啊!

乱藤四郎突然往加州清光身上扑,笑得灿烂地和他说话:“清光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出阵呢!啊,我拿了很多次誉哦!虽然药研哥受伤了,最后没有一口气捣毁他们的大本营,但我很厉害吧?”

“是是,乱你很厉害哦!嘛,因为我那时候还在远征呢,所以就没有出场啦!”加州清光说着帮乱藤四郎整理了因为激战而有些狼狈的头发,“浑身湿透了呢,快去泡个澡吧。”

“那、那个,我也有…拿到誉……”旁边的五虎退把自己的帽子抱在胸前,怯生生地向加州清光说,旁边的小老虎们围着他转,有一只还在头上趴着。

“五虎退也是,很努力呢,拿誉这方面啊,比领队的那个混蛋强很多!”说着朝某个方向瞥了一眼,然后抱起五虎退头上的小老虎,揉了揉五虎退的头,“说不定主上看着你就会很开心呢,毕竟那个人说她是猫派的呢。啊,大概是,那个什么,会觉得你和这些小动物们很治愈吧?”五虎退一脸享受的表情,用头蹭着加州清光的手心。

大和守安定安静地看着这一切,他突然回想起自己刚来本丸的那一天。那时候本丸里的刀剑还未及现在的一半,大多数都是短刀,还有石切丸、太郎太刀这两把稳重的大太刀辅佐着审神者。当然也不乏老熟人,看见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时,大和守安定着实松了口气。

他跟着审神者从锻刀室出来的时候,正巧看见在院子里陪短刀们玩耍的加州清光,中间还混着个萤丸。那时候是和现在恰好相反的冬季,白花花的一大片,院子里堆着好几个大小不一的形状,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但大概都是加州清光的杰作。

在大和守安定看来,加州清光比起那些短刀来说还爱玩多了,他被一群短刀拥簇着也没有什么违和感,看上去倒是很开心的样子。大和守安定也懒得去打扰他的欢乐时光,只是总会有些奇怪,那个在沙场上沾满血的样子到底是怎样和这样安乐的场景并存的。

一开始也没有什么和加州清光叙旧的意思,同和泉守兼定倒是聊了几次。只是和加州清光一起回到战场上之后,注视着那个浴血奋战的身影,回忆就连带着分外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几乎一瞬间就让他确定了,是他,还是那个加州清光,不会错的。除却那些不必要的令人惋叹的过往,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换了个形态,继续活了下去罢了。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