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安清】逃不过(2)

前文 1

2.

-

清洗过沾满血的衣衫后,大和守安定先是和大伙儿一起吃好了晚饭,然后陪着加州清光望着院子,坐在凉席上乘凉。晚上的风一阵有一阵无,比起中午倒是清爽多了。一期一振坐在他们不远处注视着弟弟们,可是鹤丸偶尔又闹他一下。短刀们的精力似乎永远那么充沛,拿了不知哪里来的网在捕萤火虫。萤丸好像有点不高兴,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啪嗒啪嗒地踢着水,爱染国俊在旁边和他聊天。审神者不知跑去哪了,估计又是在和刀匠打交道吧。

“加州清光,你果然还是个任性的小孩子。”大和守安定先和一直一言不发的加州清光搭了话,也不在乎他有没有在听,继续说了下去,“你啊,还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你身上一股血腥味倒确实是恼人,有好好地洗干净吗?吃饭的时候在旁边简直让我作呕,”加州清光说的话似乎是故意在挑大和守安定的刺,但大和守安定自己倒是不在意,加州清光自己把话接了上去,“这种不爱干净的男性我可一点都不喜欢,不如说是…最讨厌了。”

“是吗?我有好好地清洗。”大和守安定喃喃,大概也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自顾自地站了起身,扯了扯加州清光的围巾,示意加州清光到院子里的大树后。如他所料,得到了加州清光的一句“你这混蛋是想勒死我吗”。起初加州清光闹着情绪不愿意去,最后还是在大和守安定“不去就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强吻你还是舌吻来不来”的淫威之下屈服了。

半拉半扯地来到无人的树后,加州清光正想说点什么,却被大和守安定堵上了嘴。一番纠缠过后,加州清光终于逮着空喘着气抱怨道:“早知你扯我过来也是要做这些,我还不如就在大家面前毁你一向清高的形象。”

“随你喜欢,就是不知道到时候羞得要钻地缝的到底是谁了,”大和守安定不甚在意,“我倒是想不出什么办法能像这样快捷有效地堵上你喋喋不休的嘴。”大和守安定的手臂按在树干上,禁锢着加州清光,两人的距离有些微妙。

“哈哈,这难道是现世里流行的那个,壁咚吗?可是这只是棵被你这样的混蛋利用的可怜的大树,真是一点情调都没有。”加州清光打趣着打破了尴尬,往下缩了一下打算从空档里钻出去,可是大和守安定随即也蹲下再次阻断他的退路。大和守安定一脸无奈地看着想要逃跑的加州清光,虽然他们并不怎么看得清对方的表情。大和守安定正组织着语言,却听见加州清光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呜啊————”加州清光伸了伸腰,脖子略微向后仰,之后伸手抹了抹分泌出的泪水。大和守安定算是深刻地感受到加州清光是多么能毁气氛了,蹲着面对面的两人难免令人觉得有些滑稽,反正附近无人,大和守安定也懒得管,问他:“你跑什么跑?我又没打算在这里吃掉你。就算是,你又怕什么?”

“你不是觉得我没本事吗?那我害怕你这个本事比天高的大和守安定有什么奇怪的?”加州清光语带嘲讽,只是刚打完哈欠语调软软的,让人气不起来。

“噗,你就嫌我今早的一句话?”大和守安定不禁笑了出声,“你平常老是和我拌嘴,这些无心的玩笑倒是记得牢。”大和守安定放下撑累了的手转而搭在膝盖上然后站了起来,随后向加州清光伸出手要拉他起身。

加州清光把手搭上顺着起身,靠着树干撇撇嘴,说:“你还真是不了解我,我才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气量狭隘。我只是不懂,你亦或是主上到底在顾及着什么,不让我去那个地方。”

大和守安定愣了愣,勾了勾嘴角,回答道:“你别想太多,明日或是什么时候,那个人肯定会让你去的。毕竟这是新的区域,大概是真的不放心你这样吊儿郎当又没本事的人去罢了。”加州清光自然分得清哪些是开玩笑,哪些又是真的。他放宽了心,拉过大和守安定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大和守安定“啧”了一声,搂住加州清光和他纠缠,结果被放开时加州清光自己唇上也沾了血,他伸出舌头缓缓地舔掉,换来大和守安定意义不明地叹了一口气。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