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安清】逃不过(3)

之前的标题是《你啊》,现在改成了《逃不过》

前文1  2  之前写的安清《喜欢、讨厌?

3.

-

散乱的围巾和沾血的唇。带着这些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慢慢地从阴暗的角落踱步回到刀剑们中间,穿过不甚在意还在打闹的短刀,回到廊上,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碟团子。刚坐下就有人走来,抬头一看,是刚从手入房出来的药研藤四郎,药研显然误会了些什么,凑前去看了看,问:“两位起了什么争执吗?啊,需要我做些简单的治疗吗?”

大和守安定理理自己的围巾,朝着药研藤四郎露出个笑容,摇摇头表示没事,倒是加州清光搭了腔:“才不是什么争执啊,完全是安定他单方面在欺负我嘛!药研是要去找主上吗?记得帮我告诉主上!”待药研藤四郎走远之后,加州清光朝着大和守安定做了个蹩脚的鬼脸,却招来大和守安定一个嘲讽的笑容,两人同时向对方翻了个白眼,同时拿起手边的团子吃。

一言不发,只是有一口没一口慢吞吞地吃着团子,看着大家打闹。不知不觉,最后一个团子被嚼烂吞进肚子里,院子里的欢笑声也渐渐少了,等到明石国行一手牵一个打着哈欠走过面前时,他们才意识到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和守安定顺手拿过加州清光手上的竹签,收拾好端着碟子站起身,甩下“走了”两个字,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加州清光没说什么,默默地跟上,路上时不时撩撩大和守安定随着走动晃起的马尾。

和路上碰到的大家都打了招呼,倒是这两位之间没有过一句话。到最后一起回到房间钻进被窝,大和守安定吹熄了灯火之后,才听见闷在被子里头一声小小的“晚安”。

第二天一大早,伴着不大但足够令人烦躁的碰撞地板的声音,大和守安定不耐烦地睁开了眼,此时他只想立马拔出刀砍死外面那个磕磕撞撞扰人清梦的浑蛋,虽然只是在起床气浓厚的现在想想。他挠着睡得凌乱的头发猛地拉开了门,发现外面是正在捣鼓着什么的审神者,大和守安定的火气已经下去了一大半,毕竟他不会是那种想要弑主的人。

“主上?这么早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大和守安定叹了口气,突然的亮光让他不自觉地眯了眯眼。

“啊安定!抱歉吵醒你了吗?其实我是在抛硬币,呃,现世流行的的方式,我还在犹豫呢,想拜托清光去池田屋二阶,当然安定你也一起……”审神者脸上不掩犹豫之色,把心里想的都向安定说了,“真的很抱歉…明明清光自己也说过要去…身为主人的我却还在为这些事……”

“我这就叫他起来。主上,你不需要烦恼什么,我们是刀剑,是付丧神,保护历史是我们的职责。作为刀也好,作为付丧神也好,我们存在的年头,对于人类而言,再怎么说也该参悟透人生了。”大和守安定鞠了个躬,虽然这些正式的言语和动作对于他的着装仪容实在让人正经不起来,但审神者确实下定了决心。

“谢谢你,安定。我这就去喊大家起来,你们也快点准备吧,吃过早饭我们就出发!”审神者边说边跑开,叫喊声随着她的远去渐渐减小,“兼桑!国广!药研!乱!快起来,等会儿要出战————”

先不论刚刚的声响和对话完全没有吵醒他,单论起床气还是加州清光比较严重,此时他正把叫他起床的大和守安定完全压制在身下,在他背后狠狠地说了句:“想被折断吗?”大和守安定成为付丧神来到这本丸以来,没有几天不是这样的,要是现在和加州清光杠起来反倒白白浪费时间和心情。

于是他静静地承受着加州清光的重量,趁加州清光又昏昏欲睡手上力道松了些的时候一下把他翻了过来。大和守安定凑上前去,鼻子几乎都抵在一起。加州清光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脸就被重重地捏了一下,疼痛顿时让他清醒了起来,扭曲的表情看上去有点滑稽。

大和守安定喊他:“起来,去池田屋。”他显然有些厌了这每天重复的步骤,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口气,“要折断的,是谁?”没有理会加州清光睡迷糊了还没接受到信息而略有些迷茫的眼神,兀自站起来走到一旁换衣服。

加州清光虽然他知道大和守安定并不是要让他害怕些什么,但刚刚大和守安定的那句话一遍又一遍地,在加州清光耳边回荡着。

“要折断的,是谁?”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