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安清】逃不过(4)

前文 1 2 3

预定是写到5就完的...

4.

因为是室内战,连备马的时间都省了下来,装备好审神者配给的刀装,作出战前的整队。堀川国广不停地在跟和泉守兼定说着什么,和泉守兼定偶尔点头应和,药研藤四郎在回答乱藤四郎偶尔的提问和调笑。在作为部队长的加州清光的令下,部队朝池田屋出发。

有审神者的灵力传送,几乎是一瞬间,他们就来到了池田屋二楼。

加州清光环视着周围,因为是夜战,唯一的光源是从门缝透进来的月光,比起白天显然是太过昏暗了,他也不能看得特别清楚,他并不能保证成功。要是短刀索敌优势自然大很多,但审神者大概是不放心让短刀当部队长吧。

“有响动,”加州清光轻声说,他稍稍眯起眼,吩咐道,“逆行阵!放手大干一场吧!”

一个接一个的,时间遡行军不知从哪涌了过来。

“敌人很多啊……”大和守安定嘀咕了一句。

“啊哈哈,这欢迎真是盛大。人气者还真辛苦呢。”与他背靠背的加州清光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他一边斩向面前的敌人,一边回答。

“少说蠢话,认真一点!” 虽然知道他并不是在毫不在意地开玩笑,但大和守安定对加州清光这幅仿佛游刃有余的模样颇为不满。

“我明白。但是啊,我们现在的状况比曾经孤军奋战的那个人要好得多吧,”说完,加州清光轻松地砍杀了之前和他对峙的敌胁差,“你看,和泉守、堀川都是很可靠的呢。啊,还有你在嘛…”

“哈啊……。要是你太意了,有哪里折断还是破损之类的我可不管哦。”大和守安定突然转身朝加州清光左侧迅速砍下一刀,血顿时溅了他自己和加州清光满脸满身。

加州清光愣了一下,这不知道是第几波敌人了,主上提醒过,行进到差不多一半,就会出现……他扫了眼地下的残骸,又迅速投入回自己的战斗。没错,那是枪的残骸。印象中药研他们说,是一把速度快到根本没有谁能跟得上的枪。他突然打了个寒颤,随即又镇静下来,回答:“……那还真是害怕呢。好,那就稍微拿出点认真的态度吧!”

之后的加州清光似乎被打开了什么开关,前所未有地干劲十足,行云流水地消灭了不少敌人。倒是旁边的乱藤四郎不小心就受了轻伤,但他表示没什么大问题,队伍就继续行进下去。

按审神者的话来说,队伍就像看了攻略一样,一路压根没有什么大的危险。到敌军的大本营时,队伍里的大家居然都只受了轻伤。征得大家的同意后,加州清光毫不犹豫地领着队伍踏进了敌军的大本营区域。

敌人陆续冒了出来,刀剑反射着月闪着幽幽的光,看起来就阴森可怕,更何况是在这个与他渊源如此深的战场上……这是他自愿来的,自愿回到这个曾让他失去一切重回战场的希望的地方。他并不是不想挽回,不是不想挽回在这里被折断的自己,不是不想挽回在这里孤军奋战而病情越发加重离开战线的冲田君。但是他知道,他不能。

改变历史,到底能挽回什么?那些经历对他、对那个人来说,真的是可以抹去的吗?是改变了就可以轻易的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然后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的、无用的经历吗?

怎么可能。

自己的确是在这里被折断,再也无缘和冲田君一起上战场。但身边的大和守安定呢?他在自己折断后和冲田君共度了这么多岁月,他甚至可以算是,亲眼目睹着……他比起自己,对冲田君的思念,真的会少吗?然而,他坚信着,历史是不能被改变的。和泉守兼定也和他说过,刀剑能斩杀的只有敌人,病痛是斩不掉的。

大概只有彻彻底底地消灭了妄想改变历史,否定在这个地方奋战过的人的时间遡行军,才能浇灭他心头的愤懑。

加州清光一刀又一刀,近乎麻木地砍杀着面前出现的所有敌人。这样没有一丝顾忌不带一丝感情地,只是不断地砍杀敌人,是多少刀剑的本性呢?

当他朝最后一个敌人的残骸不断地猛烈戳刺着的时候,手突然被抓住了。他停了下来,低头看向那只手。手背上沾着不少新鲜的血液,手心里全是汗,但却是冰凉的。加州清光愣在原地,没有抬头,没有说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的刀已经回到刀鞘,他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抬起加州清光的头,朝他吼了一句,看到他渐渐回过神来,轻声道,“已经结束了,回去吧。”

是啊。

已经结束了。

加州清光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