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花降らし03

01  02

稍微有点流水账,我相信这个是叫铺垫吧。

没有车。


       

        03

      “凛月,我要进你房间了哦。听说你已经咳了很久了,没事吧?还没有去医院吗?要不这个周末我陪你去吧,knights那边应该没有特别的事,不用勉强自己也没关系哦。”

     “谁会让你这家伙带我去医院啊,你今天回家就是为了这件事吗,快点走啦很烦啊!”

     “哦呀哦呀,今天的凛月还是不愿意坦率地面对哥哥呢。”

      突然回家的朔间零确实让朔间凛月大吃一惊,急急忙忙地把到处都是的花收拾完,好不容易才掩饰过去。应该是哪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告诉他的吧。要是去医院就能够解决的话,自己才不会如此烦恼。据说没患病的人碰到了患者吐出的花朵会还被传染。这样下去确实不是办法,谁知道还能撑多久呢?躲开朔间零出了家门,把装满了花的布袋扔进垃圾桶,慢慢踱步回家。已经是晚上了,星空很美,虽然朔间凛月并没有能好好欣赏夜空的心情,他还是停下了脚步。微眯起双眼,隐约能看到夜间航行的飞机一闪一闪的警示灯。到底是星星还是飞机?不能肯定。闪烁着,冒充星星亮光的警示灯,就像他一样,冒充着他心里的那个人。终究都是冒充者,但是飞机在白天应该不需要警示灯吧。

     “会是谁呢?”不被需要,然后被舍弃的人。

      朔间凛月的喃喃自语又诱发了他猛烈的咳嗽,他只好又折返,松开手看着被攥得散开的花瓣落入垃圾桶。头顶的路灯忽然熄灭了,他夜视能力不差,但也不能再捕捉到落入黑暗的天蓝色了。以前他还能装作不在意,但是这个病,让深埋在心的感情压迫着他的神经,甚至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他不是不相信衣更真绪,只是惯性是很难说的,一不小心就被套出话的可能性不算低。可以的话,至少想要亲口告诉他,亲自把这份感情传达出去。

      虽然好几天都没能好好入睡,晚上的朔间凛月并没有感到特别疲乏,他翻开夹着花朵的书,接着看下去。前半部分说的都是些像古文里的故事一样的东西,虽然很有道理,但确实是比较无聊。后半部分的故事背景就不局限在亚洲了,故事性说不上特别强,至少更能吸引人读下去。脑内充满别的东西,做不到真正静下心来阅读,只有零碎的词句能进入脑海。

     “过去,我从来没有对自己所做的事感到过后悔。我只对自己没有做的事感到后悔过。”

      这句话不觉得很奇怪吗?做了后果糟糕的事,谁都会后悔吧,为了不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才不能下定决心啊。这样想着,朔间凛月看了看书侧,“中岛敦”三个字映入眼帘。啊,意外的是很有名的人,他说的话应该是能得到印证的吧。

     “的确,无论选什么,都会后悔呢。”不如碰碰运气吧,下次没有成功的话,就告诉他。

       朔间凛月喜欢濑名泉,这个事实。

       午休时间,濑名泉拿着便当去了二年级,走到A班和B班中间,犹豫着什么。正好从A班后门出来的游木真看见了他,“哇啊”地惊叫一声,就扯着身旁的转校生逃跑了。他愣了一下,难得的并没有追上去的意思。这时从B班前门出来的鸣上岚也看见了他。

     “啊啦啊啦,いずみくん!来这里做什么呢,难道是来找人家的吗~”

     “哈?才没有要找你,话说你说话的这个口气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啊!我要找くまくん,他在不在?我能进去吗?”

     “诶~你们最近关系好像很好嘛,真羡慕呢~说起来他好像出去买东西了,靠那边窗户的最后一个位置是他的哦,你可以进去等他的。我先去食堂啦,再见~”

      濑名泉朝鸣上岚挥了挥手,进入空荡荡的课室,走到朔间凛月的位置旁。桌上躺着一本《山月记》,这令濑名泉感到奇怪。他伸手拿起书翻了两翻,最后停在夹有天蓝色花瓣的那一页。正准备用手指捻起花瓣,还没下手就被打断了,书在慌乱中落回了桌上。

     “花,最好不要碰哦。”

     “哇啊!!你干什么?!快走开啊!不怕被看见吗?”

      背后突然多出来的气息让他有些慌乱,朔间凛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濑名泉的腰被朔间凛月左手环住,肩膀也被人侵占了,对方温热的鼻息就洒在他的耳旁。朔间凛月右手里是一罐碳酸饮料,靠过去的同时把它贴在了濑名泉的脸上。

     “哈哈,セッちゃん的反应,好可爱呐~嗯,课室里除了我们两个也完全没有人呢。那么,是因为什么事来找我呢?”

     “也不是特意来找你的,今天常去的咖啡厅有双人活动,店主是熟人来着,他邀请我过去。但是找不到适合的人陪我去,晃着就来到这层楼了,刚刚游君看见我一下子就跑走了,真是的,什么事都不顺心,超烦人的!”

     “诶,骗人~你肯定知道这是我的座位吧,还是说セッちゃん有翻不认识的人的东西这种奇怪的癖好?”

     “啧,适可而止吧!话说你到底要靠到什么时候?”

      朔间凛月恋恋不舍地抬起了头,顺手掐了一下濑名泉的腰,自顾自地打开碳酸饮料喝了起来。一口气灌下了一半之后长叹一口气,对着濑名泉摇了摇罐子。

     “哈~~好冰,セッちゃん也想来一口吗?”

     “你自说自话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强了,再说我才不会喝这种不健康的东西。”

     “是吗,总觉得咖啡也不是什么特别健康的饮品。セッちゃん是想让我陪你去咖啡厅吗,我没问题哦,本来今天我也打算一个人回家,既然セ、咳,セッちゃん那么、咳、咳咳咳......”

     “哈?我并没有邀请你吧?说起来我有跟你哥哥说过你的事,你还不去医院吗?”

     “咳、原来是セッちゃん告诉他的啊,是不是稍微有点多管闲事呢?那么,午休也快结束了,今天也没有组合的练习,下午放学之后我在鞋柜那里等你吧。”

      朔间凛月好像不太愉快,结束谈话的意图太明显了,但是窗外已经走过几个回课室的学生了,万一被问起来在这里干什么的话要解释也很麻烦,濑名泉只好招呼也没打地离开了。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朔间凛月低着头,似乎在把什么抛进垃圾桶。距离有点远,只能隐约看见落下的轨迹是蓝色的。

      自从练习室那一次开始,朔间凛月就总会有意无意地对自己做一些,对于队员来说过于亲密的举动。这让他很尴尬,有时候鸣上岚问起来也很烦人。跟他说过让他注意一点,他也总是嘴上答应着敷衍过去,下一次照做不误。濑名泉搞不懂朔间凛月在想什么,明明两人之间并不是什么可以公开的关系,但是在学校偶然遇到他他也会整个人靠上来。的确很符合自己平时叫他的绰号,像个熊一样,准确来说,是那种一天24个小时就要睡25个小时的、懒洋洋的树袋熊。不太熟的家伙还好,问题在于,有好几次都被游木真和衣更真绪看见了,那边稍微有些惊讶的眼神也令他很不爽。

      最近在line上找游木真的时候收到的回复也逐渐变多了,这对以前的他来说的确是很愉快的事,但是游木真总是会提起朔间凛月并且询问他们的关系,这就很尴尬了。说不定是他们组合的那个家伙要问的吧,真是烦死人了。喜欢他的话直接告诉他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问三问四的,一个笨蛋小熊到底还想麻烦多少人啊,真是的。

      濑名泉盯着手机里line的界面发呆的时候,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才回过神来,发现是朔间凛月传给他的信息。

     “セッちゃん,好慢。”

      说起来的确有说过今天一起去咖啡厅,虽然只是单方面的认为自己要找他罢了。嘛,本来也是想找他,没差。午休时的朔间凛月让濑名泉留下了不好的感觉,让他本能地抗拒再见到他,但是临时爽约并不是濑名泉的风格,他收拾好东西就下楼了。还没有见到人就已经听到了咳嗽声,濑名泉叹了一口气,走过去上下抚摸着朔间凛月弯着的脊背给他顺气。第一下接触的时候朔间凛月似乎吓了一跳,微微回头看见是濑名泉后又迅速转了回去。似乎竭力地忍住喉咙的瘙痒,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外的垃圾桶继续咳嗽,好一会儿才朝濑名泉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真的没问题吗?要是死在半路我可不会救你。”

     “セッちゃん好狠心~不过我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出发吧。”

      濑名泉觉得,这是他最倒霉的一天,要是他提前知道咖啡厅的活动是这样的内容,而且是全程录像强制执行的话,打死他他都不会过来的。

     “放下你的手机,你是白痴吗?谁会和你接吻啦?!” 


评论(2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