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花降らし05

01  02  03  04

很快就会有突破性进展了

没有蛇泉我要死了

配合MMD食用风味更佳  【Knights】magent

一开始觉得,歌词比较适合凛月的心理活动,现在想想泉的也很贴切


05

      头重脚轻、牙齿磕碰,以及。

      唇瓣相触的感觉。

      心脏狂跳,还没能冷静下来的濑名泉趴在长桌上。现场气氛很热烈,那边主持人宣布他们的挑战成功了,另外的参加者正在回答现场观众提出的问题,还没有轮到他和朔间凛月。提问结束之后,这次的拍摄应该也要结束了。

      朔间凛月在他身旁蹲下,从他手臂下的空当中,把头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刚刚拍下那一瞬间的手机,照片已经被他保存作锁屏界面的背景了。心脏跳动的速度不减反增,看他还笑得一脸得意的样子,倒是让濑名泉又有了揍他的冲动,所以他并没有开口和朔间凛月说话,只是死盯着他。

      暗红色的眼因为向上望的缘故,睁的比平时都大。朔间凛月的眼睛是非常好看的,可惜平日总是迷迷糊糊的他,并没有给过别人安静观察他的眼睛的机会。吸血鬼的眼睛都是如此吗?魅惑的、仿佛能把灵魂吸走的、深邃的红色。真想独占他啊......

    “セッちゃん,没事吧?我......”

    “怎么可能没事啊......你是笨蛋吗?你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是浆糊吗?啊,可能只是稀稀拉拉的粥吧。被你戏弄到这种程度,全场人都在看我的笑话,你满意了吗?”

    “抱歉セッちゃん...等一下我会好好和你说明的。但是大家并没有取笑你的意思哦。大家都是因为喜欢着你才会来到这里看你的吧,你可是偶像啊。看,要到我们的场合了。”

      濑名泉迅速恢复到了平时镜头前优质偶像的模样,虽然双颊的绯红并没有如他所愿及时褪下,但也好过刚刚的状态了。桌布下,朔间凛月的左手还搭他的右手上,他甩开好几次了,朔间凛月还是不屈不挠地继续搭上去,又不能直接骂他。凉凉的,感觉也不坏,濑名泉想着,反正别人也看不见,就随他了。

    “好的,第一个提问,就让坐在门口左侧的那位黑色制服的小姑娘来问吧!”

    “啊那个、那个... 我想问せなくん!因为之前作为模特也很有名,为什么这几年就决定要去做偶像了呢?看见せなくん的机会少了很多所以很在意!”

    “啊,现在正在上以培训偶像为主的高中,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吧。想要好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也想让饭认可我除了脸以外的地方。作为偶像的我也有不少公开活动,要是大家能来支持我、支持knights的话,我会很开心哦~”

    “非、非常感谢!!我今后也会一直支持せなくん的!”

    “我这边才是,非常感谢你的支持。”

......

    “那么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问题了,请角落那位天蓝色连衣裙的小姐来提问吧!一定要问个好问题作为这次活动的结尾哦!”

    “是,好的!knights的活动我每次都有去应援,大家的配合和演出都很精彩!本命是リツくん所以这次居然能在这里看到很激动!!请问いずみくん和リツくん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总觉得比起其他两位,你们的关系特别好,我周围的大家都非常好奇所以请务必回答我们!这次DVD我也绝对会买的!”

    “你好。这个问题我来回答没关系吧?本命是我啊,真令人开心~不过很可惜,セッちゃん和我之前并没有特别的关系哦~我们是队友嘛,而且是同龄人,关系不好才不正常呢。是吧?非常感谢你的支持哦。请坐~”

      朔间凛月笑眯眯地回答着,濑名泉听到他规规矩矩的回答后也安心了下来,松开了手。实际上,濑名泉刚刚紧紧攥着朔间凛月的手,生怕他不顾场合又说出什么不看空气的话来。

    “好的,非常感谢这次的嘉宾和到场的各位!这次活动就这样结束了,相信大家也意犹未尽吧,欢迎大家购买限量DVD全方位回味这次的活动!......”

      总而言之,不算朔间凛月期间的各种异常举动的话,这次的活动也完美落幕了。观众在领到活动限定派发的礼品后也陆续离场了。濑名泉和朔间凛月则被店主留下了,无非也就是重复来重复去的道谢和赞扬。

    “有いずみくん在,销量肯定很不错!也多谢这位リツくん今天的发言,现在的小姑娘都很吃这一套呢!报酬的话我事后会全部给いずみくん的,两位协商一下吧!哦对了,作为感谢,两位愿意光顾我这小店的话,可以免单三个月!这次实在非常感谢!!”

    “哼,你也知道给我添了多少麻烦了吧。算了,谁让你以前帮过我这么多。三个月免单是吗,我还挺满意的——”

    “是是是,いずみくん愿意来的话多少都可以免费,我知道你不会为难我的是吧?时候也不早了,你们赶快回家吧,虽然很想送你们,但是还有很多东西要交代收拾的......”

    “行了行了,也不是小孩子了。我就先回去了,大叔再见——”

    “谁是大叔啊小屁孩!”

      从咖啡厅的后门离开,濑名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正想要继续数落朔间凛月,却被朔间凛月逼到墙边,用双臂困住。本来两人身高就相差无几,濑名泉还高上一点,他的气势也没有弱下来,正想开口问他干嘛,朔间凛月就把头靠在濑名泉的肩上,双手垂下环住濑名泉。濑名泉愣了一下,在想自己有没有做错什么,朔间凛月还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却突然咳了起来。濑名泉又叹了口气,伸手抚摸朔间凛月的背。

    “怎么了,くまくん?要稍微休息一下么?不要勉强自己啊,说是和我同龄,其实像个小孩子似的爱撒娇,真是拿你没办法。今天很抱歉,麻烦你陪我参加这种无厘头的活动,还对你发火了。谢谢。”

    “セッちゃん,对我说谢谢了呢。很开心。”

    “说什么傻话,就算我该道谢的时候也是会好好道谢的。你打算什么时候起来,不要被别人看见了。”

      朔间凛月抬起头来,站直了身体。接着,濑名泉就发现,在地面上,出现了很多本不存在于此的,天蓝色的花。他很惊讶,望向朔间凛月,却没有在他脸上发现一丝有关惊讶的神情,就像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

    “セッちゃん,我们...那种事,以后不要再继续了。”

    “什么...?为什么突然说这个,这花是怎么回事?你知道的吧。”

    “知道哦,但是,现在还不是告诉セッちゃん的时机。我送你回家吧,然后,就回到隔音练习室那个下午,之前的状态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赶快给我说清楚!你说结束就结束了?那我算什么?”

    “时机到了的话,我会告诉你的。现在先回家吧。”

      濑名泉心里窝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得不到回答。莫名其妙的“时机”又是什么?撩拨了他一下午,最后得到的答案就是这样的吗。很好,他想这样的话,就这样吧,爱说不说,反正本来跟他濑名泉就没有关系。本来让他满怀希望的,双唇的触碰,现在回想起只会让他恶心。

      一路的沉默。濑名泉没有再去留意朔间凛月,自顾自地往家的方向走。星星渐渐布满头上的天空,却看不见月亮。可能是被乌云遮住了吧,但晚上也看不见乌云,事实如何又有谁知道呢。现实也是变幻莫测的,进去的时候一切都是好好的,出来时已经变成了这样,真是讽刺。已经一个人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这种事连濑名泉自己也不记得了。可能是因为,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在这段时间被冲淡了很多吧。又要回到那个,总是追寻着无谓的希望和别人的背影的状态了吗?

      在家门口前,濑名泉停下了脚步。他没有掏出钥匙开门,也没有转身,面对着刻有“濑名”两字的门牌,在隐隐期待着什么。他知道朔间凛月一直跟在他身后,现在还没有离开。

    “セッちゃん。”

      果然,身后的人呼唤了他的名字。他转过身去,看着正在翻找书包的朔间凛月。他找出了一本书,灯光昏暗看不分明,也许是那本《山月记》吧。接着他开始翻动书页,拿出夹在书页中的花瓣,放在掌心,递给濑名泉。

    “这个,给你吧。”

    “有什么用?我会扔掉的。”

    “拿着吧,你不会的。再见。”

    “你又懂我些什么呢?”

      头也不回的,朔间凛月离开了。什么也不解释,就这样离开了他。


评论(2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