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花降らし07

01 02 03 04 05 06

卡肉,任性



07

      朔间凛月激动地抓住了濑名泉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好好确认。这似乎是木棉花,国内并没有种植这种花,濑名泉应该是不认识它的。自己是在哪知道的呢?大概是自己患病后经常在网上到处搜各种各样的花来看,偶然间记住了。没记错的话,花语是...... 

    “珍惜你身边的人,珍惜你眼前的幸福。”

      什么啊。这个解释,不是超棒的吗?太好了... セッちゃん他,喜欢上自己了吗?可是,会有这么顺利吗?当然也不能排除佐贺美老师的说法不真实的情况,但是从自己身上看来似乎也不能说全是巧合。

    “啊,安心了。”

    “什、什么?我现在很难受啊!什么都不知道......能不能好好给我说明一下?”

    “吐花症,セッちゃん知道吗?好像是,深陷暗恋中的人才会患上的疾病。当然,セッちゃん是被我传染的。”

    “啊?我不知道啊!我什么都...... 你这家伙......是什么居心?!所以说患上了又会怎么样,能治好吗?你就是因为这个病才一直咳嗽的吧。吐出花来什么的,为什么会有这种超过常识的事情发生啊?完全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啧,烦死了,让开啊,让我出去!”

    “セッちゃん,听我说哦。吐花症,是要和自己喜欢的人亲吻,才能治好的。”

    “那又关你什么事?你自己好的到哪里去,赶快去找那个红头发的小鬼吧,不要再拦着我了!”

      很混乱,事态似乎并不能由自己掌控了。反正朔间凛月就是来告诉他然后嘲笑他的吧,嘲笑他不能袒露自己的心意,只能在角落里咀嚼体味自己腐烂肮脏的真心。

    “不行,セッちゃん只能由我来治好。”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我们关系有那么好吗?”

    “还有一件事。听说,吐出来的花,并不是完全随机的。它们的颜色,和喜欢的人的瞳色,是一样的呢。”

       ?!濑名泉没有说话,心里咯噔一下。他自己的花是红色的,朔间凛月的花应该就是上次在后门看见的那些,那个是蓝色的吧。要是这样说的话......怎么可能啊?从嘴里吐出花来就已经够莫名其妙了吧?这是什么宇宙来的最高技术吗?

    “怎、怎么可能啊!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只是要戏弄我吧,像前几次一样。而且,你也太自说自话了,我们学校只有你是这个颜色吗?我怎么记得你哥哥也是,还有......”

      虽然自己的确是对朔间凛月有其他的心思,但是朔间凛月没有吧,昨天明明还那样对自己。哦...这样想想,也是啊,蓝色,并不只有一个人,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吧......

      话还没说完,就被朔间凛月打断了。

    “セッちゃん,你只有我,对吧。我是知道的哦,セッちゃん看着的人,是我......”

    “哈?你太过自以为是了吧,你把自己当作什么人了?嗯,很好,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把我当作无所谓的人,而我就一定要把你放在心上吗?!”

      几乎是竭斯底里地吼出了声。真恶心啊,自己这副嘴脸。到底在闹什么别扭呢,为了面子,连心意也不能好好传达,因为被拒绝的话一定会很难看。一直以来的队友居然是用这种眼光看自己,就算是朔间凛月,知道后也不会觉得开心吧。说不定还会觉得很恶心,嘴上说着喜欢的是别人,却又同意他做那种事,而这都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

      可能就是因为察觉到了,那天才会说要结束吧。然后他就会渐渐疏远自己,不再对自己施以同情,而是去追逐自己的幸福,把他一个人抛下,让他在单相思的漩涡之中越陷越深。

      太阳穴附近似乎有一根不安分的血管在拼命跳动,传递出来的剧烈疼痛吞噬着濑名泉的理智。他只想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胡乱地推攘着眼前的朔间凛月,想要把他推出去,可惜他没有想到刚刚朔间凛月已经把门锁上了。显然,以他现在的力量也不足以冲破门板。

      推攘中朔间凛月手中的矿泉水掉落在地,“嘭”的一声吸引了濑名泉的注意力,他停顿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一下停顿,让朔间凛月把他整个人翻转过来。立场对换,现在被压在门板上的人变成了濑名泉。左右的路都被朔间凛月拦住,他伸出左手去摸索门锁,手却被朔间凛月扣住了。 


后面可能会被和谐的部分,全文→图片

评论(2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