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夏に溺れる03

01  02

突然觉得这篇可以叫做“浪费人生就是不学习”(?)系列

感谢大家愿意看我写出来的“浪费人生”日常(ry


03 一起浪费周末吧

 

      最近,濑名泉觉得能独自一人好好思考的时间在急剧减少,要说为什么的话——都是因为朔间凛月。要说他有什么大影响的话,以前倒是还好,平日朔间凛月都懒懒散散的,总是躲在某个地方偷懒,除了组合练习也没什么机会见到。而自从两人交往以来,朔间凛月一改往日慵懒到底的风格,一到午休就要跑来三年级的教室找他去吃午饭,虽然最后都是扯上他一起去所谓的“秘密基地”睡午觉。这样算下来,除了上课和回到家之后的时间,每分每秒都充斥着朔间凛月的气息。

      准确说来也不算对,因为就算是上课时间,也偶尔会被朔间凛月打扰。比如体育课,会见到在大树下睡觉的朔间凛月,不用问也知道是在偷懒。放学坚持要送他回家这点就不再说了,送到家门口还要看着自己把灯打开锁好门才走,也不知道是什么习惯。而且朔间凛月自己回到家后还会发line来骚扰,开头万年不变的一句“我到家了但是好想セッちゃん”,然后就扯东扯西的也不知道自己有多烦......这怎么看都是完全占据了自己所有的空闲时间吧?!

      如果还要问濑名泉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抱怨的话,答案就是朔间凛月又要让他浪费一个周末了。虽然很不情愿,但他还是答应了朔间凛月周末要一起去新开的游乐园。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明明心里很清楚地告诉自己绝对绝对不能上笨蛋小熊的圈套,但还是每次都栽进去。这大概也是朔间凛月的天赋吧,能让人不知不觉的被他的歪理驳倒然后顺从他,可怕的吸血鬼......不,这么说也太抬举他了,果然是因为他很会撒娇自己才像哄小孩子一样地答应了。

    “セッちゃん——你有没有在听啊——”

      不小心在当事人面前陷入沉思并进行自我反省的濑名泉被对方拉长的音调唤回了神,朔间凛月一只手在他眼前摇晃着,另一只手好像正打算捏他的脸。当然是不会让他得逞的,濑名泉挥开了朔间凛月蠢蠢欲动的手,没好气地看过去。

    “反正你说的话也没有考虑过要让我听的吧?”

    “诶——我可是很认真地在询问セッちゃん的意见哎。你完全没有听啊。”

    “啊啊我知道啦,你就是想去游乐园嘛,就算我拒绝了你也会在周末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然后强行把我带走对吧?”

    “嗯,看来セッちゃん对我的了解又深了一层,没办法呢,奖励你一个kiss好了。”

    “谁会要啊?!”

      当然这次的拒绝也没有被朔间凛月放在心上,作为朔间凛月给濑名泉的奖励(单方面)的吻也落在了濑名泉的嘴唇上。柠檬味的吻,用心去体会的话还能感受到二氧化碳给眼前这个人带去的快感,虽然只是无根据的联想。自己多久没有喝过碳酸饮料了呢?濑名泉这样想着,舔了舔干燥的嘴角。这里没有被触碰到呢,拿起眼前的咖啡抿了一口,与这个吻比较起来十分苦涩的咖啡渗过去,自我安慰般地缓解了濑名泉的干燥。

    “据说喝水是为了掩饰尴尬。”

    “让我尴尬的不就是你吗?还真敢说......”

    “是是、濑名泉大人,非常抱歉。那让我们回到正题,明天我们先去——”

 

 

      濑名泉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怒视着周六一大早就按响自家门铃,结果一进家门就倒在沙发上睡得像冬眠的熊一样的朔间凛月。起床气还没下去,濑名泉处于非常暴躁又无法发泄的状态,但是朔间凛月看上去很舒服,而且濑名泉对自家沙发的舒适度也没有怀疑,看着看着困意又上头了。他在挣扎着不让上下眼皮重新团聚的斗争中失败了,头一歪就倒在了朔间凛月身上。

      这一倒让朔间凛月闷哼了一声,正欲发作,就看见毫无防备倒在自己身上睡着的濑名泉。此情此景当然十分难得,朔间凛月小心翼翼地在不吵醒濑名泉的同时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拍下了濑名泉的睡颜。好像不太够,于是朔间凛月将嘴唇贴上濑名泉的额头,比出胜利手势又拍了一张。观察了下,濑名泉应该没有随身带手机,于是他就将照片发送给濑名泉了,当然只是第一张。

      睡着了的濑名泉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威慑力,虽然在朔间凛月看来怎样都很可爱就是了。来的太早了吗?不然还是放过他吧,隐隐能看出黑眼圈,这对注重规律作息的濑名泉来说可算不上是什么正常的事。家里应该也没有别人,朔间凛月考虑了一下,决定好好享受这个瞬间,抱住还呢喃着什么的濑名泉进入梦乡。

 

 

    “くまくん...?为什么......”

    “呼哇——什么...?啊、早安,セッちゃん。”

      睡眼惺忪的濑名泉揉了揉眼睛,闭上眼,缓了缓才再度睁开。自动醒来的原因不是睡够了,而是在夏天肢体接触热度相互传递带来的黏稠感。毫无疑问,整个人趴在朔间凛月身上睡着的人是他自己。身下的朔间凛月显然也是刚睡醒,哈欠带来的泪水还残留着的双眼向下看着他,总觉得他下一刻就会睡着。气氛还不错,朔间凛月企图拖着濑名泉继续一场说来就来的梦中旅行,但是濑名泉空空如也的腹中发出了抗议声。

    “噗,看来已经是起床的时间了。”

    “笑什么啊!都是你的错......唔、好困......”

    “是吧,所以我们继续睡~”

      濑名泉当然不是那种为了睡眠而亏待自己的胃的人,他压着朔间凛月的胸口爬起身,扯着朔间凛月的领子把他也拉起来。顺手摸索出朔间凛月的手机,按出锁屏界面看了看时间。虽然对朔间凛月擅自把他们交往那天拍的合照设为桌面这点很不爽,但濑名泉也习惯了,把显示着“13:31”的手机伸到朔间凛月面前晃了两下。

    “不行,快起来。你以为现在几点了,不是还要出去吗?”

    “唔...?觉得今天不去也没关系,下周再去吧。”

    “很烦啊你......随你喜欢吧,反正也是陪你去的。”

    “啊,哪里来的,像打雷一样的声音。是某种冬眠刚醒来的动物发出来的吗?”

    “啊别说啦!肚子饿了这种事谁能控制啊?!现在是夏天,况且一直冬眠的是你才对吧?”

    “真亏饿成这样的セッちゃん还能如此精准迅速地吐槽呢。”

      濑名泉伸手拍了朔间凛月的额头一下,把他丢在客厅自己上楼洗漱去了。上楼梯的脚步声停止后,朔间凛月暗笑着伸出三根手指,内心默数。当他将手指都收回掌心的时候,依稀能听见二楼传来的拍桌声以及濑名泉朝着楼下的怒吼。

    “混蛋くまくん!在别人睡觉的时候干什么呢?!”

      朔间凛月笑而不语。

 

 

    “就算セッちゃん生气我也会好好珍藏它的~比起这个,我们的午饭怎么办呢?”

    “因为本来要和你这个混蛋一起吃午饭晚饭,所以家里只有作为早餐的面包。”

    “我可以把它改造成超~棒的甜品哦,你愿意吃的话♪~”

      濑名泉朝他翻了个白眼,整个梦之咲谁不知道朔间凛月的甜品长什么样。哦,可能只有knights和少数几个人知道它的本来面目吧。濑名泉紧紧地护住了仅存的面包,用眼神逼退朔间凛月的阴谋。

    “你那种除了味道一无是处的甜品,看一眼就能把人恶心得吃不下一日三餐了。”

    “嘛,味道可是被称作‘梦之咲名产’的。我倒是不介意和セッちゃん玩蒙眼play呢。”

    “那是什么,本能就觉得很恶心。”

      不断斗嘴的最后结果就是,濑名泉和朔间凛月在夏天的烈日下,顶着牵着小孩出来散步的邻居太太慈爱的目光,去便利店买了盒装寿司和饮料,折返时再顶着遛狗的邻居爷爷担忧的目光,回家解决了午餐。

      下午,濑名泉一开始是想着好好学习的,但禁不住朔间凛月的软磨硬泡,两人决定在家看DVD打发时光。但是朔间凛月似乎对他的DVD十分不满意,左挑右拣就是不决定看哪部,濑名泉也懒得管他,开始整理电脑里的资料。

    “セッちゃん...我觉得我可能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哈?你突然间在说什么啊?”

      在濑名泉惊讶的目光中朔间凛月双手举起刚刚翻出来的的DVD,封面十分“不可描述”。濑名泉扯了扯嘴角,当然他也没打算笑出来。是个人都知道这不可能是濑名泉自己的所有物,偏偏朔间凛月还一脸认真的样子。

    “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我一直都不知道,看来我必须去健身了。”

    “别闹了好吗?!”

    “噗哈哈哈,这是什么啊セッちゃん,我刚刚真的有被吓到。”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是戳中了什么点,平日一副冷漠困倦表情的朔间凛月不可自控地笑着,而濑名泉想死的心都有了,天知道那个鬼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间里,可能是之前来家里的兴趣诡异的助理的恶作剧吧。朔间凛月的笑声并没有消失的迹象,尴尬得满脸黑线的濑名泉仿佛受了什么刺激。

    “再笑我就要堵住你的嘴了哦。”

    “噗,要吻我吗?像少女漫画一样?我猜セッちゃん不敢呢。”

      事实证明在尴尬状态下被用激将法的人并不存在什么理智,濑名泉拍飞了朔间凛月手里的DVD,扯过他的衣领,给了他一个吻。 

      合情合理的展开,碍事的DVD都被推到一边,而濑名泉被朔间凛月推倒在地,用唇舌回应着他的挑衅。

      夏天,真热啊。但是,这种感觉不坏。 


下文:04

评论(1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