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夏に溺れる04

01  02  03

流水账...结尾强行文艺。用了俺n-buna的歌词!

我怕鬼屋怕得要死...只在小时候去过一次,鬼屋部分我都是乱写的【。



04 一起去游乐园吧

    

      彩色气球一个又一个从眼前飘过,孩子们一阵又一阵的欢笑声不绝于耳。虽然下午的气温不低,向远处望的话还会看到些许热浪的波动,但也阻碍不了人们出来玩乐的脚步。明明不能晒太阳,还选择这样一个天气出来玩的他真是个笨蛋。这样想着,打着遮阳伞的濑名泉又稍微靠近了旁边的朔间凛月。

      朔间凛月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清醒了,一如既往的一副没有干劲的样子,走着走着整个人都要靠上来了,现在两人的样子比起走路更像是濑名泉拖着一个人形挂件。但朔间凛月也没有想这么多,揽着濑名泉的腰嚷嚷着怎么还没到室内。

    “是你自己说要来的吧?再说了,你不能选些有空调的地方吗?”

    “诶,商业区的话会被认出来,很麻烦。”

    “这样走路不是更显眼吗?”

    “没事没事~小孩子比较多,不会注意我们的。”

      好不容易把朔间凛月拖进室内的饮食区,濑名泉瘫在座位上指使朔间凛月去买水,自己拿着地图研究着有什么游乐项目。先去过山车?一上来就这么刺激也不好,要不去射击好了......隐约能听见外面的尖叫声,濑名泉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脸上一阵冰凉,滴着水的矿泉水瓶被朔间凛月贴在他脸上。濑名泉站起身夺过矿泉水,然而朔间凛月整个人从他背后靠了上来,下巴放在他肩膀上,伸手去抢他手里的地图。

    “セッちゃん,我想去鬼屋~”

    “啊?!不,我还不想去,那个留到最后吧。”

    “不要~现在就去。”

      该死......濑名泉腹诽着,但也不能直接说自己害怕吧?朔间凛月明显也不是会听他说话的人,只能祈祷不要有太多他接受不了的东西了。朔间凛月打起伞,牵着他的手绕过游人,按着地图直接去到鬼屋前。可能因为刚刚开业,大部分的游乐项目,包括鬼屋,并没有人排队。濑名泉内心还是有点抗拒,一直在想借口逃开,但朔间凛月也不吃他这一套,把随身物品放在专用的放置处,笑眯眯地拉着他进去了。坏心眼的家伙......

      一进去就迎面扑来一阵阴风,看来鬼屋里的冷气开得很足。周围仅有微弱的绿光,映照着左右两边墙壁上贴着的图案诡异的墙纸,阴森的背景音乐里夹杂着幽怨的女声。虽然从小就清楚鬼屋里的不是道具就是工作人员,但濑名泉还是克服不了自己的恐惧,他咽了口唾沫,下意识攥紧了朔间凛月的手。

    “セッちゃん很害怕吗?”

    “啊?没、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害怕,都是些道具嘛......啊!?什么东西!”

      濑名泉下意识的伸手拍了过去,“啪”的一声,镇定下来才发现那是朔间凛月的脸。朔间凛月一脸委屈地捂住被打的脸,一边伸出右脚踹开了什么。

    “啊——下手好狠啊,我还想保护瑟瑟发抖的セッちゃん呢。”

    “啧,谁让你突然往我脖子吹气!”

      继续往前走,濑名泉脖子旁又冷了一下,他以为是朔间凛月又在开玩笑,顺手拍了过去,继续小心翼翼地躲开路上断掉的假肢往前走。然而瘙痒的感觉并没有停下来,濑名泉用手肘顶了朔间凛月一下让他别闹,却换来朔间凛月一个不解的眼神。

    “不要再吹了啊烦人的くまくん!”

    “我没有哦,吹气的话我要怎么继续走路啊。”

    “别闹了,不是你还有谁啊!”

    “鬼。”

      朔间凛月带着笑意的最后一个音节刚落,濑名泉的衣服就被从后面拉扯了一下。他顿时身子一僵,用仅存的理智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回头。于是他用力掐了一下朔间凛月的手臂让他快走,然后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朔间凛月虽然还在笑,但还是带着难得狼狈的濑名泉继续往前走。

 

 

    “都走了吗?”

      濑名泉的声音还有一点抖,感觉很久没有动静后才拉着朔间凛月问。一路上经历了尖叫着在两人周围转圈的不明生物、拽住人脚踝的不明生物还有拿着大针筒的不明生物,濑名泉快要崩溃了,好几次就差点整个人挂在朔间凛月身上了,索性一直闭着眼。

    “嗯,可以睁开眼了哦。”

    濑名泉长呼一口气,睁开眼先瞪了下一直在笑的朔间凛月,才转过头看向前方。

    “啊!!!!!这是什么?!!”

    “噗,你也太夸张了吧。”

     从头顶上倒挂下来似乎在盯着濑名泉的人偶在空调风吹动下左右摇摆,濑名泉这次整个人躲到朔间凛月背后把他抱住了,谁知道临到最后还被朔间凛月阴了一把。比起被吓死他倒宁愿让朔间凛月嘲笑一下,先不管丢不丢脸了,快点从这破地方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快绕过去啊!!混蛋くまくん!”

    “是是、虽然欺负セッちゃん的确很有趣。”

      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濑名泉紧紧抓住朔间凛月的衣摆。见到久违的光明后,濑名泉才意识到它是这么珍贵。一到出口,濑名泉就甩开了朔间凛月,找到一张长凳坐下。从冷得要死的鬼屋出来后,阳光无疑是最好的镇静剂。濑名泉摊开手掌,手心还有汗,蒸发着带走了原本就不多的热量,可能都能和朔间凛月的体温有一比了。

    “找到了セッちゃん的弱点,今天没来错呢~”

    “人偶那里是故意的吧你这个混蛋!”

    “抱歉抱歉,作为补偿今天セッちゃん可以随意使唤我哦。”

    “以死谢罪吧,脑袋里都是无意义填充物的的玩具熊。”

      朔间凛月在濑名泉身边坐下,把濑名泉的双手拉到自己手里捂着。虽然脸上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他也没有把手抽开。可能是真的害怕了吧,濑名泉的手还有点抖,而且温度很低。冷静下来后,濑名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踹了朔间凛月一脚,去拿自己的随身物品。

      除了鬼屋,濑名泉对其他项目都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大概过山车什么的也完全不会叫出声吧,想想就让朔间凛月觉得无趣。但他们还是去了,因为朔间凛月说觉得不坐过山车就不算来过游乐园。

    “什么啊你,有人坐过山车会像等别人给你喂食一样‘啊—’的吗?你要是不害怕的话干脆不要出声不就好了,我都能听到后面的人在笑你了。”

    “我觉得完全不开口更奇怪吧?某个坐过山车都一声不吭的人居然会怕鬼屋,告诉大家的话肯定会得到大反响~”

    “敢说出去的话就让你脸上的颜色比鬼屋里面的更惨。”

    “唔......我还挺想知道セッちゃん的尖叫和惨叫有什么区别呢。”

    “烦死了,想听尖叫的话自己坐在这听个够,不要跟着我。”

 

 

      被朔间凛月扯着又去了好几个地方,濑名泉一路忍着的抱怨终于在朔间凛月纠结旋转茶杯和碰碰车哪个更好的时候爆发了。

    “你几岁啊?这些一看就是小学生才会玩的东西亏你还有兴趣。”

    “可是我没和セッちゃん一起玩过哎——呐セッちゃん~我想和你一起坐这个,好不好啊~”

    “不要黏过来啊!!我知道啦选一个就行了是吧!”

      被朔间凛月喊过无数遍的称呼此时以一种异常甜腻的声调传入耳内,就算明知道是这个人故意撒娇,濑名泉还是完全招架不住。至今为止都不记得被这样的朔间凛月坑了多少次了,毕竟他就是个爱撒娇的幼稚鬼,但...稍微纵容一下难得兴致勃勃的他也不是不行吧。

      濑名泉和朔间凛月坐上了对两个高中生来说有点狭窄的旋转茶杯,濑名泉光是想想周围坐满了小孩子的画面就想跳下去,幸好因为快到饭点了,附近没有太多人,也只有他们要坐。朔间凛月伸手去掰濑名泉捂住半边脸的左手,结果换来一个满溢着鄙夷的眼神。

 

 

    “疯了...这个游乐园绝对是有病,好晕......くまくん过来,让我靠一下。手,给我放在这里......对,随便你,抱住也行,我不想摔下去......”

      濑名泉做梦都想不到儿童向的旋转茶杯会有这么大的威力,感觉转起来的速度足够让他家的洗衣机在一分钟内把衣服上的水都甩干。要不是刚刚在上面一直抓着朔间凛月,他都怕自己会被离心力甩出去。直到现在世界还是旋转着的,好不容易被朔间凛月架着坐下却差点摔下去。四肢和脑袋都不听指挥,连自己上一秒在说什么都要想好久才能想起来,只好暂时依赖一下旁边这个一点事都没有还嘲笑了他一天的朔间凛月。

      朔间凛月对于旋转茶杯带来的意外收获很是受用,他轻轻拍了拍靠在他肩膀上的脑袋,然后把手搭在上面,等待濑名泉恢复。

    “好奇怪啊,セッちゃん坐过山车都没事,坐这个居然晕了。”

    “不一样!不一样的......我也不知道、啊好烦头好晕,别吵。”

    “是吗,难得セッちゃん这样乖乖的让我抱着,我还想多和你说说话呢。”

    “我也不想啊!就算被抱着的感觉很舒服但是...嗯...不行了,不要说话......”

      该说是真的转晕了还是借机想这样做呢?濑名泉不知道,总之他躺下了,像朔间凛月对他做过无数次的动作一样,躺在朔间凛月的腿上。转过脸去双手环住他的腰,蜷起身子把自己的脸埋在朔间凛月的怀抱里。

    “嗯?我很意外呢,要是平时的セッちゃん也能这样我可能会幸福得死掉——”

    “吵死了...”

      闷闷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朔间凛月轻笑了两声,抚摸着濑名泉的后背,一向冷漠的红眸中有了些波动。

 

 

    “我现在比较想找个地缝钻一下......”

    “不要害羞嘛,对我撒娇的セッちゃん实在是太美味了。”

    “滚,都怪你带我来这里,一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诶——好过分啊,我也不知道会遇到你的同班同学啊。”

    “算了,那个叫羽风薰的人说过他只对女孩子有兴趣,说不定明天就忘记见过我了,就连他记不记得我是谁这件事都很难说。倒是你,你哥哥和他在一个组合啊,万一哪天看见你哥突然想起了这件事说出去了怎么办。”

    “嗯?我不记得我有过哥哥哎,还是说セッちゃん想让我叫你お兄ちゃん?”

    “不需要!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偶尔也要认清现实啊幼稚鬼。”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对了!呐お兄ちゃん,去坐摩天轮吧,然后去吃烛光晚餐~”

      濑名泉打了个寒颤,用力搓了两下双臂,用行动表现出他的确被肉麻到了。然而朔间凛月还是一口一个“お兄ちゃん”地叫,让他产生了一种和自家弟弟不伦恋的背德感。强烈拒绝下朔间凛月也玩腻了,只是又换回了一口一个“セッちゃん”,然后牵起濑名泉的手上了摩天轮。

    “喂,你想牵到什么时候?而且座位不是有两边吗,你干嘛要坐过来。”

    “唔——セッちゃん太不解风情了,人家可是你的恋人哦,想要更加靠近你一点♪~”

    “......你正常点会死吗?”

    “吸血鬼是不会死的,不过,要是哪天不能像这样靠近セッちゃん的话,说不定我就会死了。啊——セッちゃん不足,要好好补充一下。”

      朔间凛月的鼻尖在濑名泉脖颈处蹭了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来。温热的气息洒在皮肤上,痒痒的,但是不让人讨厌。濑名泉难得的没有阻止他,扭头看向外面的天空。绯红色悄悄地爬上了他的耳根,和外面晚霞的颜色差不多。

      缓慢晃荡着的摩天轮,加上旁边的朔间凛月节奏渐渐均匀的呼吸带来的家一般的舒适感,让濑名泉有了一丝困意,视野被哈欠带来的泪水模糊了,这样想来,今天的确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

      恍惚间,他们所在的座舱就来到了顶点,濑名泉揉了揉眼睛,努力地回想着鸣上岚跟他们说过很多次的摩天轮的传说。要怎样来着?好像是许愿,那就许一个,knights的大家都好好的,这样平凡的愿望吧。

      一个吻落在了濑名泉唇上。

      啊......原来是这样吗?要接吻吗?濑名泉笨拙地回应了,然而朔间凛月只是愣了一下,于是他不满地咬了朔间凛月的下唇,却换来了温柔的舔舐,与一个漫长的、充满了夏天燥热气息的吻。

      没法温柔啊,也无法毫无保留,因为太不安了,连自己的心意都不能好好确认。现在却被微弱的引力吸住了,溺死在你发出的光芒中。

      背对着染上鲜艳色彩的天空,两人互相依赖着对方,继续着紊乱的呼吸。


下文:05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