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夏に溺れる05

01  02  03  04


莫名其妙的结尾,莫名其妙的凛月,莫名其妙的泉

下一章会接着这里往下写。

 

05 同居生活(仮) 

    

    “啊啦,好难得啊,居然会有いずみちゃん的朋友来我们家留宿!”濑名泉的妈妈吃惊地拍了下手掌,然后把朔间凛月领进了客厅。

    “ママ!有别人在的时候不要这样叫我!”濑名泉对这个只会出现在家人口中的称呼多少有些抗拒,又急又羞地说。

    “有什么不好的,你这孩子就是太容易害羞了!朋友来了你可要好好招待人家哦?”妈妈把茶水端上来放在桌上,“是さくまくん吧?我家いずみ有给你添麻烦吗?他是个麻烦的孩子呢,还请你好好关照一下他。你能和他做朋友他心里肯定很开心的~”

    “不不、不如说他很讨人喜欢呢,我也很开心,”朔间凛月端起茶呷了一口,“谢谢阿姨,今晚叨扰了。”摆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很容易就获得了濑名泉母亲的欢心。

      在一个平凡的工作日,朔间凛月因为朔间零的缘故,怎么也不肯回家,死缠烂打着要到濑名泉家去留宿一晚。濑名泉想着工作原因父母也不会在家,就同意了。毕竟朔间凛月最近连组合练习都要翘掉去睡觉了,这样下去确实不行。但是没想到妈妈会回家拿衣物,刚好就碰上面了,现在她正兴致勃勃地和朔间凛月聊自己小时候的糗事。没想到朔间凛月这个人还挺会哄大人开心的,完全看不出来。

    “说太多了啦ママ!不要跟别人说这么多我的事,你今天不是还有工作吗?”为了阻止朔间凛月抓住自己更多丢人的把柄,濑名泉拿起装好衣物的袋子递过去,把还在滔滔不绝的人往门外推。

    “真是的,いずみちゃん好没有礼貌!我不在的时候不许欺负さくまくん知道了吗?”推开门后给濑名泉的头来了一下,濑名泉的妈妈在这一小段时间就和朔间凛月混熟了,就差把自己儿子的相册都拿出来卖,“好了好了,母亲大人现在要去工作了,你要和我说什么?”

    “是是、路上小心。辛苦了。”濑名泉揉着脑袋把人送出去,锁上门后马上回头对朔间凛月怒目而视,“喂,刚刚听到的全都忘掉。”

      朔间凛月笑眯眯地看着濑名泉不开口,濑名泉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靠在门板上,随即反应过来这可是他自己家,心顿时就不虚了。他推开朔间凛月,走到沙发边上打算把茶喝完,却被跟上来的朔间凛月抢走了茶杯,连带着抢走了他的茶。

    “啧,有事没事干嘛抢我的喝,你几岁啊。”濑名泉舔了舔干了的嘴唇,十分不满。

    “ママ泡的茶太好喝了,我自己那份喝完了,所以就只能这样咯,”朔间凛月摊了摊手,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而且要是いずみちゃん不打断我,我就能看到小时候的你了耶。”

    “你最近是不是皮痒了,每天都要给我来一个奇怪的称呼啊?”濑名泉双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看着瘫在他家沙发上的朔间凛月,“若无其事地喊别人的母亲‘ママ’,亏你干得出来。”

    “嘛,迟早的事不是吗?我倒是对你这样叫你的母亲感到奇怪呢,”朔间凛月坐起来,伸出手把濑名泉往怀里扯,“相册在哪里呢~好想看啊,糖被抢走了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撒娇的いずみちゃん,还有穿小短裤露出大腿的いずみちゃん,好像都很美味。”

    “变态恋童癖吗你......死都不会拿出来的,”濑名泉坐起来,跨在朔间凛月身上,“晚饭吃咖喱有意见吗?我去做饭了,你要干什么随便你,不洗澡的话不准上我的床就是了。”

    “セッちゃん亲自下厨,有一种新婚的氛围呢~啊,你是不是忘说了什么?”朔间凛月也起身,抱住濑名泉,凑到他的耳边压低声音,“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先吃——啊、好痛。”

    “再吵你今晚就饿着吧,”濑名泉不客气地掐了一下朔间凛月的腰,翻身下沙发去厨房,“你还是呆在客厅好了,好好写写你的作业,真担心你的成绩,再留级的话怎么办啊。”

      朔间凛月当然不是会乖乖听濑名泉话的人,来到喜欢的人家里怎么可能安分守己呢?上次来完全没留意过相册什么的,至少今天要找出来。说实话,小时候萌萌软软还哭得很可爱的濑名泉他真的非常期待。因为长大后的濑名泉就是那种不在必要的地方就不会哭的人吧,令人很想不压抑自己把他欺负哭。真有那么一天的话,会是一道绝妙的风景吗?

      朔间凛月蹑手蹑脚地走进厨房,一把抱住认真盯着炉子的濑名泉,双手环住他的腰。丝毫没有发觉朔间凛月进来的濑名泉吓了一跳,往后踩了朔间凛月一脚。然而朔间凛月并没有退后,反而变本加厉地含住了濑名泉的耳垂,愉快地感受着濑名泉脸上因为突然的亲密接触而瞬间腾起的热度。

    “哇啊!突然间干什么啊你,不要烦着我啊くまくん,”濑名泉回头看向朔间凛月,“为什么要含......”

      朔间凛月抓住了濑名泉想要推开他的手,回头的瞬间也没有放过,紧接着贴上他的嘴唇了。毫无防备的牙关被朔间凛月轻松撬开,氧气也被夺走了,濑名泉需要呼吸,然而朔间凛月只是坏心眼地一遍又一遍地侵略他。

      被吻得七荤八素,濑名泉不知道此刻映在朔间凛月眼里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倒是挣扎着想要去关火。但是朔间凛月抢在濑名泉之前熄了火,拖着他往外走。

    “等待它凉下来的时间,陪我做一些有趣的事不好吗?”

    “做...做什么?”濑名泉呆呆地跟着朔间凛月,“还没有洗澡......可以吗?”

    “没错,我的意思就是想看小时候的セッちゃん哦,你...嗯?”朔间凛月顿了一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洗澡?看照片的话倒是没有这个必要。”

      得到充分氧气后的濑名泉才清醒过来,比起被知道糗事更羞耻的感觉涌了上来,尽管朔间凛月暂时还不知道他刚刚下意识朝了哪个方向想。

    “啊、啊,说的也是,”他站在原地打掉了朔间凛月的手,摆出一个职业化的假笑,“那就请くまくん自己慢慢找吧,我就先去吃饭了,剩下的部分扔掉也好怎样都好,请你不要碰。”

    “诶——不要,セッちゃん好过分!我还以为你刚刚尝到甜头后就会一不小心答应我呢,”朔间凛月听到自己的晚饭会被无情地夺走后,摇了摇头,朝濑名泉扑了过去,“本来想和セッちゃん一起看相册、一起洗澡然后顺势就像セッちゃん想的一样一起做点运动什么的.....”

    “什、你胡说什么?!”濑名泉的笑脸没维持住,气急败坏地反驳,“运、运动??谁有想过那种事,你以为谁都是你吗?”

    “嗯?做俯卧撑不行吗?锻炼一下不错吧,セッちゃん在想什么?太难的事情我不懂呢,”朔间凛月先是瞪大眼睛向上望着他,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随后勾起嘴角,“啊——难道是非常不健全的那种吗~”

      也是,怎么能指望他没注意到。濑名泉抬手捂住脸躲避着朔间凛月玩味的目光,一边向后退想蹭回厨房里当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刚一只脚踏入厨房,他又被朔间凛月拦住了。

    “呐,是想和我做吗?”朔间凛月的语气和先前似乎不同了,“我想听真话。”

      用严肃的语气问这种事的他是认真的吗?在腰间的手又收紧了,濑名泉疑惑地看了过去,说:“想不想的,问了有什么意义吗?我又不会真的和你做那些事。”不过话音刚落濑名泉却莫名心虚起来,再度开口补充道:“事先说明一下,不单是你,我和谁都不会做,听清楚了吗?不要乱想什么有的没的。”

    “不要乱想什么的......可是セッちゃん刚刚在晕乎乎的状态下很自然地就开始暗示我了不是吗?”朔间凛月的态度少见的十分强硬,语速也加快了些,“万一不小心也对别人说了这种话要怎么办?或者,我刚刚直接拉着你上楼强迫你,你又要怎么办?”

    “为什么突然间这么凶啊,我做错了什么吗?”濑名泉扯了扯嘴角,言语中的火药味也渐渐转浓,“除了你我还会让谁这样戏弄我?擅自做各种各样过分的事,又擅自来指责我。强迫我?首先你得有那个本事。”

    “セッちゃん完全没有自觉,觊觎你的人多得是,为什么不能好好注意一下?”还饿着肚子的朔间凛月也急躁了,往后扯着濑名泉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撕咬般的用力在濑名泉脖子上、肩膀上、锁骨旁,留下一个又一个咬痕,“你家里现在也只有我们两个吧?请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好、痛,你搞什么!”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朔间凛月让濑名泉不知所措,更何况要害也正在他的控制下。他说的话?觊觎?疼痛和恐慌同时袭来,思考并没有想象中容易。卯足了劲,濑名泉用力地推开了朔间凛月。

      朔间凛月舔了舔唇,卷走上面磕碰中残留下来的濑名泉的血,平日毫无精神的睡眼此刻却红得像在发光。濑名泉不自觉地抖了一下,他不想承认自己非常害怕如此富有攻击性的朔间凛月,更不想承认自己觉得这样的朔间凛月才是真实的朔间凛月。

      一段长久的沉默,眼神相交的对峙在濑名泉的主动躲避后结束了。可幸的是,朔间凛月没有再做其他过分的事,只是安静地坐到饭桌前,安静地吃完了濑名泉用颤抖的手分给他的那一份晚饭。 


下文:06

评论(1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