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夏に溺れる06

01  02  03  04  05


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逻辑被汪口吃了(土下座)

濑名泉:我觉得自己好像ooc了


06 同居生活(仮)

 

      为什么是我呢?濑名泉无数次思考着这个问题。

      无论是认识的时间,还是相处的模式,从哪个方面想,他都不觉得自己是最好的。偏偏朔间凛月就无视这些,选择了他。不过这样说的话,是他选择了和朔间凛月更恰当。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明明双方都各自有着更好的选择,怎么想都很不合理吧。

      濑名泉此刻在浴室享受着热水从头到脚的冲刷,仿佛这样就能让他的头脑清明起来。但这些事无论想多少遍都不会有明确的结果,理想地说是命运的指引也好,现实地说是两个人的任性也罢,总之在连对方的喜好习惯都完全不了解的情况下,他们就走在一起了。然而那个像是怎样都无所谓的朔间凛月却......可恨的是自己完全找不到可以反驳的地方。

      从脑内的思考中回过神来,濑名泉把水关掉,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刚踏出隔间,他就透过门看到了一个人影,虽说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但濑名泉很抗拒一出门就和朔间凛月碰面,打算在朔间凛月等烦了之后再出去。于是他用浴巾裹好下半身,对着镜子仰头抚过脖子上一个又一个红痕,皱着眉头思考着明天要怎么掩饰过去。浴室里的空气十分闷热,只有排气扇的辛勤工作是根本不够的,可是门外的人影一直没有离开,总不能躲在这里再被热出一身汗吧。

      濑名泉走到门前踌躇了许久,最终猛地一下把门拉开踏了出去,故意避开坐在地板上昏昏欲睡的朔间凛月,走到衣柜前翻找着衣物。朔间凛月又跟了上来,站在濑名泉身后,伸手抚了一下他的背,搭在上面没有拿开。而濑名泉似乎打定主意不理他,把两人份的衣物一件一件找出来甩在床上。

      背上的不知道是水还是汗,朔间凛月凑上前去嗅了嗅,只闻到了一股濑名泉特有的香味。这么说可能会让那个人觉得恶心吧,朔间凛月想。他曾经去超市的沐浴露专区找过,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他印象中濑名泉的味道,为此朔间凛月还苦恼了很久。眼前刚洗完澡出来的身躯似乎还往外冒着热气,闻惯了的淡香也比平时浓郁,却不会让人觉得刺鼻。朔间凛月的鼻尖也几乎蹭了上去,但濑名泉仍旧不为所动,只有从他发梢滴落的水珠“啪嗒啪嗒”地回应朔间凛月。

      换在平时,见到浑身上下除了下半身的浴巾毫无遮蔽的濑名泉,朔间凛月肯定会什么也不想先扑上去亲热一番,但是今天不一样。即使他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情,但其中的意味显然不同。

      朔间凛月在濑名泉转身的一瞬间扣住了他的腰,舌头贴上去舔舐着他温热的后颈,卷走上面的水珠,而濑名泉也如他想象一般受到了惊吓,身体稍微向前倾。出乎意料的是另一方面,往日绝对会十分抗拒的濑名泉没有挣扎,任凭他的尖牙在脆弱的后颈磨蹭,只是浑身发抖,根本不像心血来潮要来享受的样子,

     “为什么不逃走?”朔间凛月不解地皱着眉,抓住了濑名泉的左肩,“现在知道害怕了吗?”

     “区区くまくん,”濑名泉硬撑着,嗤笑一声,“我怕你什么?”

     “这样啊,”朔间凛月认定了今晚的猎物,夜晚的他总是格外有精神,“那就不要后悔。”

      尖牙刺入了后颈的皮肤,在濑名泉惊愕的痛呼出口前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尽管濑名泉的手用力拉扯着他,朔间凛月还是继续贪婪地享受着他晚上的正餐。久违的新鲜血液让他自己的血也沸腾起来,手移到濑名泉的脖子上,稍微使了一点力,扼住了他的喉咙。支配的快感向来是生物们所追求的。

      大概是饱腹的愉悦感安抚了他的理智,朔间凛月在濑名泉力度越来越小的挣扎中松开了手,失去了支撑的濑名泉也狼狈地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浴巾在拉扯中也有些松了,堪堪挂在濑名泉的胯上,感觉稍微一扯就会掉下来。脖子上的指印清晰可见,而濑名泉因疼痛而泛着泪光的天蓝色眼睛狠狠地向上盯着他。

      诶,居然摆出这副表情。

      朔间凛月心情算不上好,他觉得濑名泉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但依旧笑着与濑名泉对视。此刻在濑名泉眼里,朔间凛月的微笑像是将他引入糖果屋的巫女,花言巧语的光鲜表面下不知道是怎样的残酷欲望。

     “セッちゃん,今晚的晚餐,我很满意哦。咖喱也是,血也是,”朔间凛月伸手去揉濑名泉的灰发,却被一手挥开了,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怎么样,终于学会对我这个过分的吸血鬼设防了吗?但是,还是学不乖啊......”

     “啧,超痛啊!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掐死了,突然发什么疯?”

     “吃惊吗?但是我没有骗过你吧。”

      正常人不吃惊才奇怪,但是濑名泉却不觉得吃惊,也许是被朔间凛月耳濡目染了。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干脆点说出来不就行了,用得着费这么多功夫捉弄我吗?”濑名泉用手撑起身子,坐回到床上,尽管身体的颤抖还没有完全平复下来,他还是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没事的话就给我滚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如果我不出去的话,セッちゃん就会在我面前解开你的浴巾吗?虽然一开始会拒绝,但是只要我不让步,セッちゃん就会顺着我吧,”朔间凛月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你还是不明白啊——”

     “虽然不爽你说的傻话,但不要拐弯抹角的。”濑名泉皱皱眉。

     “我觉得セッちゃん最近有点得寸进尺了,做了很多可爱的事吧,”朔间凛月抬起头,目光灼灼,“我喜欢你,所以想对你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万一刚刚没忍住,就对你出手了,这样也无所谓吗?”

     “哈?你刚刚那样还不算出手了吗?谋杀未遂?我现在很想直接把你从我家踹出去。”空调风吹过来,身上的水分蒸发带走了热意,濑名泉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嗯,有些事不是セッちゃん不愿意就不会发生的,这就是我想说的话,”朔间凛月拿起床上的一件T恤,不由分说地给濑名泉套上了,“セッちゃん太骄傲了,不会太留意周围,所以没有发现吧。可哪天只有セッちゃん一个人的话,被做什么都不会奇怪。”

     “发现什么?有人要对我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吗?”濑名泉被朔间凛月的长篇大论说得有些懵,说实话,除了朔间凛月他想不到谁会有这个闲情逸致。

     “单是我看见了的,几乎每天都有两到三个人偷偷跟着你。不过一看见我就会逃跑,”朔间凛月顿了顿,摸摸脑袋回想着什么,“可能是一伙人吧,比起违法犯罪,我觉得他们更像是那种干扰偶像私生活的饭。要是被跟到家里,后果会比较严重啊......”

     “原来真的会有这种人吗...虽然做模特的时候也很有人气,但是顶多就是来事务所吵吵闹闹的而已,”濑名泉摩挲着自己称得上伤痕累累的脖子,“然后,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你现在做的事比他们要过分得多吧?”濑名泉挑了挑眉。

     “我说过了吧,因为你对我太没有防备了,”大概是蓄谋已久?朔间凛月叹了口气,避重就轻地岔开了话题,“总之我希望セッちゃん能够多点危机意识。举个例子,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不要随意把衣服撩起来擦汗了,我在旁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想让你哭,想让你失去理智,想对你做的事多得是,全部说出来的话肯定会被吓跑吧。

     “什么?!原来你有去过看我们的社团活动吗?”完全中了朔间凛月的计,濑名泉有些心虚,毕竟游木真也在网球部,要是朔间凛月经常来的话,怎么也会对自己做的事略有见闻吧,但他还是稳了稳语气,“你的关注点很奇怪,我是个男生,为什么不能这样做?”

     “我也是个男生,为什么我会对你产生欲望?”朔间凛月凑上前去,刻意压低声音问。

     “这、这我怎么知道!性骚扰混蛋!”

     “唔呼呼,セッちゃん要是不想被我袭击的话,就好好保护好自己的清白吧。”

     “烦死了!还不给我滚去洗澡!”濑名泉夸张地捏着鼻子,“臭烘烘的くまくん。” 

     “セッちゃん依赖我也没关系哦,我会保护好我的公主殿下,这也是骑士的职责。”

     “哈?公主殿下是什么啊你是白痴吗?女王倒是有一个自称的,你怎么不去保护他。”

     “嘛...那位的体格比我优秀呢。比起这个,现在セッちゃん的下身只有一条毛巾,所以我很在意。明知道我在外面,为什么不把衣服带进去穿好再出来?”

     “这是我家,我喜欢怎么样也不关你事吧?!”濑名泉的脸唰一下红了,“而且我进去之前你还在楼下不是吗!”

     “白费了我说这么多的精力呢,”朔间凛月站起来捞走了床上几件衣服,进了浴室,“就这样吧,セッちゃん,请在我出来之前变回那个无懈可击的你哦。”

 

 

 

 

      本来以为朔间凛月是那种有话直说不会拐弯抹角的人,以往的表现看来也是如此。但是今天绕一个大弯,到头来只是为了告诉他让他保护好自己?什么玩意儿啊,总觉得他不是这么麻烦的人。

      不,想想他也确实是个很麻烦的人。比如现在这个状况。

      给他安排了客房但还是不要脸地蹭到濑名泉的房间里,大晚上不睡觉一直盯着他后脑勺,朔间凛月身为毁了濑名泉一个安稳晚上的罪魁祸首,镇定自若地动手动脚。

     “喂,くまくん,热死了,不要靠过来。”濑名泉伸手推了推那个埋在他肩上的脑袋。

     “骗人,空调明明调的很低,”朔间凛月说着,又得寸进尺地将手从濑名泉衣服下摆伸进去,“你看,冷得在发抖呢。”

     “等等、你在乱摸什么啊!”濑名泉扯着朔间凛月的手,转过身去,“你是蠢货吗?还是说笨蛋晚上都不需要睡觉?哦也是,你白天睡的也够多了,不睡的话就给我出去自己玩!”

     “不和セッちゃん在一起的时间里已经充分睡过了所以没关系,”朔间凛月趁着濑名泉转过来,把手脚都搭在他身上,“有什么不好的,和我一起。”

     “在一起是没问题,但是让我睡觉才是重点吧......你给我好好反省一下自己今天做了什么,烦死了,”濑名泉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朔间凛月的头发,“快睡吧,感觉被你烦的都不像我自己了,下次可不会这么轻易饶过你。”

     “因为我知道セッちゃん是很温柔的人嘛,”朔间凛月轻轻地笑了起来,“给我一个晚安吻的话我就放过你哦。”

      黑暗里的红眸像在发光,濑名泉直视着发了一会儿呆,才无奈地回答:“说好了不会烦着我就答应你好了。”

      朔间凛月握着濑名泉的手,贴到自己脸上,撒娇似的蹭了蹭,然后如他所愿地换来了濑名泉小心翼翼地触碰。只是轻轻地碰了一下,但也很满足了。而濑名泉迅速地转过身背对着他,抓紧了身上的被子,甩来一句“睡了。”

     “晚安セッちゃん。”

      等了很久,在柔软的被铺里昏昏欲睡时,才得到了细如蚊呐的回答。

     “...晚安。”

      濑名泉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但他也不想明白。

      朔间凛月却觉得,濑名泉真是个好懂的人。

-

「就算你消失不见,散落成一片一片。」

「我也会又一次拼凑这些碎片,不会再迷茫哦。」 


下文:07

评论(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