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レオ司】奇怪的点心(上)

又开新坑...是一个脑洞来自邻座的怪同学OAD的有病的短篇

虽然还是没写出有趣的感觉,哭哭

主凛泉副leo司!这是定时发送,就当作给凛月的生贺啦!

凛月0922生日快乐www



      将军大人的独子朱樱司殿下最近似乎有心事,一天到晚闷闷不乐地托腮看着窗外唉声叹气。在写作侍从读作私人保镖的鸣上岚的建议下,将军大人急急忙忙地请来了梦之町有名的医生濑名泉先生,为心爱的独子治疗。

    “两种病,你是想先听容易治的还是不容易治的?”濑名泉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

    “啊啦啊啦,殿下生了什么严重的病吗?”鸣上岚在一边煽风点火。

    “很严重么?!先...先听不容易治的吧?”将军大人吓得手抖。

    “哦,那个我并不打算告诉您。殿下是牙疼,不要让他吃甜的东西,”濑名泉指了指自己的腮帮子,“另一个嘛,您就别担心了,也不要多问他。”

    “先生,只要你能治好,无论你需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将军大人恳切地回答。

      于是濑名泉点点头就走了,带着他的一帮助手,实则为打手的手下,从梦之町的集市中穿过。他揉了揉鼻子,仰天看着天空:“啊——好烦人。还是外面的氛围好,那个小子,房里一股恋爱的酸臭味。走吧。”

      拉满的弓蓄势待发,而月永レオ被一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光晃了晃眼,眼睛不自觉的闭上了。等他再睁开眼时,目标已经混在了人群中。“啊可恶!还想吓唬一下セナ呢,哪个混蛋妨碍本天才的计划!”

      鸣上岚一边哼歌一边摆弄着一面小镜子,然后笑着回头向朱樱司汇报:“司殿下——先生已经安全离开了哦?多亏了人家呢~”

    “太好了,不能让那个奇怪的家伙得逞!”朱樱司握拳。

 

    “濑——名————!!!!”有一个眼熟得烦人的身影撞开眼前的人冲到濑名泉面前,“哦!太好了,果然是你啊!”

    “哈?你都没有搞清楚是谁就这样过来了?你看看你撞倒了多少人,快给我道歉!”

    “哈哈哈哈哈,这种事怎样都无所谓!比起这个,快看看新鲜出炉的通知!”他将一张纸递给濑名泉,“大新闻!这可是大新闻啊,我担心你于是就马上赶过来了!”

    “还真是个热血笨蛋,谁需要你担心啊,我又不干什么坏事,”濑名泉没好气地抢走守沢千秋手上的纸,逐字逐句地默念,“喂,笨蛋,错字太多了,我看不懂。”

      于是守沢千秋就乱七八糟地解释了起来,描写太麻烦了总之就是:将军大人的动作太迅速了,濑名泉他们还没走出去,“禁甜令”就已经发了出来。仔细一看也是,路旁各种显眼的位置都张贴了崭新的告示。

    “哼~老家伙办事还挺有效率的嘛,不过怎么还要牵扯到我们这些平民啊,真是不爽。”濑名泉咂咂舌,将纸扔开,让手下拉开抓着他的手说着热血台词的守沢千秋继续往前走。

      白纸顺着风砸到跟在濑名泉后面一行人其中之一的脸上,被砸脸的黑发青年愣着不动,等隔壁的人把纸揭下才长呼一口气,说:“呼,好险啊。谢谢真君,得救了。”

    “真是的,下次自己拿下来不就好了吗,凛月你已经懒到这种地步了吗?”被叫做真君的男生,将纸摊开看了看,“噢,又是那个‘禁甜令’啊,话说这错字可真多。”

    “啊,好麻烦。无端端为什么要搞这种东西,”朔间凛月从手里的纸袋掏出一颗大大的苹果糖,伸出舌头品尝,“甜食多好啊,将军大人,太天真了。”

      衣更真绪无语,他不知该吐槽朔间凛月在禁令下旁若无人地吃着甜食这点,还是他无意义的双关语这点。不过他也习惯了青梅竹马偶尔有点跳脱的思维了,左顾右盼地寻找垃圾筐,没找到,倒是找到了熟人游木真。

    “哟!听说你去应聘当医生助手了,怎么样了?”衣更真绪上前,精神满满地打招呼。

      游木真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发现是熟人,才松了一口气,回答:“是衣更君啊,早上好。”接着他扶了扶眼镜叹了口气:“别提了,谁想到那位最近来町里的鼎鼎有名的医生正好是泉前辈!而且根据我的情报,他那暗地里可还是极道组织啊!黑医,好可怕......”

    “极道组织,又怎么了吗?”衣更真绪歪了歪头,随后又笑着拍拍游木真的肩,“原来濑名组就是这个濑名组啊,嘛,别担心!现在可是在我们的地盘里呢。”

    “你们的...地盘?”游木真看了看趴在衣更真绪背上一言不发吃着苹果糖的朔间凛月,向后退了一步,“莫非衣更君也是吗?!”

    “呼哇——是这样没错哦,”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朔间组,朔间凛月,多多指教。”

      然后游木真头也不回地跑走了,速度堪比坐下应聘结果抬头一看是濑名泉的那天。

 

      濑名泉心烦意乱。这几天慕名而来找他治疗的人越来越多,助手又是些只能打不够细心的家伙,连日疲劳的结果就是现在太阳穴旁的血管似乎都在突突地跳动着。

      虽然这次到梦之町来为了给朱樱司殿下治疗,可作为同在道上的人,什么都不说难免会被误会。据说朔间组现在的当家是两兄弟里的弟弟,一家都是没个正形神出鬼没的主,也的确三番四次地去造访都见不到人。

    “哼,肯定不是什么像样的男人。”濑名泉不屑地哼了一声,坐在河边的草地上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手下的小草。突然指尖一阵刺痛,他抬起手看,一条长长的血痕。想必是被草划开了,竟然还不浅。

      濑名泉手停在半空,叹着气翻找手帕。刚拽到手帕一角,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还没等濑名泉作出防备,一个生面孔的黑发青年突然出现在面前,他吓了一跳想向后退开,无奈整个人几乎被压住,动弹不得。

      青年紧紧扣住他的手,炙热的视线黏在他顺着手指往下流的血上,仿佛那是世间最棒的美食。两人的距离十分危险,濑名泉甚至清晰能听到青年重重的吞咽声。濑名泉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就会被攻击,只能安静地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再找机会逃开。

    “你——没见过呢,”青年把视线移开,看着濑名泉的眼睛,问道,“叫什么名字?”

    “濑......”认真的红眸似乎要将濑名泉的心智夺取,他被眼前人的威慑力唬住,差点就如实回答。幸好平日里自傲的理智将他扯回现实,让他顾虑着身份停住了接下去的话。

      濑名泉挑起眉,重新撑起气场:“问别人之前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号,没人教过你吗?”

    “セ...什么呢,叫你セッちゃん如何?”青年也学着他挑起眉,嘴角一丝戏谑的笑容,“你问我?怎样叫都无所谓,随你喜欢吧。”

    “什么烂称呼......”濑名泉小声地吐槽,眼神四处飘荡,随即定在青年腰间挂着的一把团扇,“啊,那就叫你くまくん吧。”

      在青年因为他的话视线移走的空当,濑名泉用力打算抽回手,怎知进行到一半还未完全脱离青年控制的时候,又被重新抓牢了。手上的力度更大了,原本快要干掉的伤口又被挤出了血,濑名泉小小地痛呼了一声,但是这回青年没有再说什么,干脆地将濑名泉的手指往嘴里送。

      濑名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吓,一脸呆滞地看着青年娴熟地卷走血珠,舌苔来回磨蹭着伤口,含住他的指尖轻轻啃咬。濑名泉还愣在原地,青年放开他躺在了草地上,最后滚了滚自来熟一般躺上他的大腿。

    “喂!!你是变态吗??这是干什么?”反应过来的濑名泉不爽地用力敲上青年的头,迅速地把他的脑袋推开了,“对初次见面的人干这种事,就算是自来熟也太过了吧,你是街霸吗?”

    “唔...差不多?”青年揉着磕痛的后脑勺,仰躺在草地上向上望,“セッちゃん累的话就睡吧,和我一起去往神秘的梦境。黄昏是多么美妙啊,令人神往的黑夜将要来临......”

    “你是哪里来的吟游诗人吗,说话的腔调超恶心,奇怪的家伙。”这样说着,濑名泉还是顺从地躺下了,最后迷迷糊糊地连朔间凛月回答的低语也没有听进耳里。

      居然真的就这样睡着了,青年爬过去撑在濑名泉上方,惊讶地看着他,手掌在他眼前晃动几下,也得不到任何回应。这个人戒心也太低了吧,至今为止是怎么活下来的?青年望着逐渐远去的晚霞思索着,好像过了很久,好像也不久。突然身旁传来了熟悉的呼唤。

    “在这里干什么?回去吃晚饭了哦,”衣更真绪走近了,“咦,这个人是谁啊?凛月你又戏弄人家了吗?”

      朔间凛月摇了摇头,顺手去摸了下濑名泉滚得乱糟糟的头发,回答:“没有哦。真君先回去吧,我叫醒他。”

      等衣更真绪走远了些,朔间凛月俯下身子,在濑名泉耳边呵了一口气。还没醒,朔间凛月又去捏捏他的脸,那人只是翻了个身躲开他。朔间凛月无奈地整个人趴到濑名泉身上,凑前去想咬他的耳垂。

      还没来得及下口,濑名泉就在温热鼻息的骚扰下醒了过来。他直接推开朔间凛月跳了起身,可太过突然的动作导致他自己眼前黑了一下,只好捂着脑门等它自己恢复。

      朔间凛月慢悠悠地爬起身:“啊,好过分,居然这样吓唬老人家。亏我还好心叫你起来,不想让你露宿街头呢。”说完还上前扶了下摇摇欲坠的濑名泉。

    “谁要你管啊!没教养的家伙,随便就要乱啃人。”濑名泉气呼呼地甩开,掉头就走。

      朔间凛月跟了上去,从左边走到右边,弯腰凑前去观察濑名泉的脸色,然后讨好似的掏出了一串三色丸子朝他晃了晃。

      濑名泉皱着眉看他,犹豫了会儿还是接下了:“作为赔礼的话我勉强接受了。今天碰到过我的事希望你不要到处乱讲,我走了。”濑名泉加快了脚步,想要甩开这个莫名其妙黏过来的人。

      朔间凛月懒洋洋的步伐显然是跟不上的,于是他停下来笑着朝濑名泉挥手,他知道濑名泉会回头:“明天还能见到你吗?在这里。”

      果然濑名泉又转了回来看他,但是没有回答。灰白的发被晚霞映得似乎也带了点红,朔间凛月不讨厌这样的颜色。

    

      与此同时的朔间宅。一位红发少年在随从的鼓励下敲响了大门,出来迎客的是两位长相拷贝一般相似的少年,多半是双胞胎吧。

    “啊呀啊呀,小哥长得很眼熟啊!来我们这有什么事吗?”其中一位大胆地上前勾住了来人的肩,如数家珍地报出一大串名字,“三色丸子苹果糖、糖葫芦和棉花糖,总有一款适合你~”

    “大哥你不要一上来就这样啦,真是的!”弟弟上前拉开了大哥,笑着朝少年道歉,“不好意思啊,我家大哥就是这样的,偶尔有点不讲礼数,希望客人不要怪罪。”

      门外的喧闹也引出了宅邸内的主人,正是朔间零。他见到来者先是惊讶了一下,得知来意后笑着将他领进了门。

    “抱歉啊,我们的双胞胎给司殿下造成困扰了吧,这是我管教不当。”朔间零吩咐双胞胎端来了两碟丸子,见朱樱司眼神发亮地一直盯着,就说:“殿下不用客气,这是吾辈的赔礼。”

      朱樱司开心地拿起了丸子,开心地递到嘴边,开心地咬下一口,然后苦着脸。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味道怎么样,我特制的酸辣丸子!”橙发的青年元气满满地从屋檐上蹦了下来,动作轻盈得像耍杂技。他站在朱樱司面前左看右看,小辫子一甩一甩的。

    “又是你这家伙——!”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