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夏に溺れる07

01  02  03  04  05  06


短小,精悍(大概)。回归的“浪费人生”系列,正式的文化祭内容下一章再写吧。

互相撩但是撩完之后特别害羞的两个人,以及跌破廉耻十分ooc的泉

为什么最近总是在写千秋呢,我也想不懂,可能是磕太多3-A了,有机会也写写薰哥




07  必不可少的文化祭(预备)


      文化祭吗?太过繁琐了倒不如把时间用来睡觉。

      从鸣上岚口中得知学校要举办文化祭,朔间凛月毫无干劲地打了个哈欠,再度抱着膝盖眯起眼睛。反正平时学校的活动也不少,三天两头的就是各个组合的梦幻祭,虽说转校生策划的内容的确不错,但是其他组合刚参加完梦幻祭后,还要求他们再分出什么精力来兼顾文化祭的话,就太难为人了吧。


     “喔!既然你们knights不打算以组合为单位参加的话,就把濑名借给我们吧!果然文化祭还是要3-A的伙伴们一起来参加才有意思啊!”吵吵闹闹的家伙再度摆出了胜利手势,尽管这个他自认为很帅气的手势在朔间凛月眼里宛若...嗯。

      守沢千秋自来熟地将手臂挂在濑名泉脖子上,也不顾濑名泉的推攘,紧紧地环住就想把他带走。躺在练习室沙发上的朔间凛月本来是打算就这样让他们走的,结果不识时务的小幺也学会抢话了。嘛,毕竟他刚刚才兴高采烈地把大家拉过来讨论呢。

     “Wait a moment!那个,守沢前辈?请不要把濑名前辈带走,谁也没有说过knights不打算参加。”朱樱司上前扯住了濑名泉的手臂,紧紧盯住守沢千秋不让他把人带走。

     “嗯!不过这种事还是要让你的前辈来决定吧,除了你和濑名的那位小哥!”


      朔间凛月侧卧着,用右手撑起脑袋。一脸严肃的末子和一脸为难的小濑还有热血上头一心想着强迫他的小濑的热血笨蛋,哦,真有趣啊。抱着看戏的心态,朔间凛月是真的没打算理,然而那边三个人同时朝自己强行输送求助电波。啊,好麻烦所以哪个都不想理。不过还是随便选一个人吧,不然睡眠质量会下降很多。

      朔间凛月伸出手指,从左边的守沢千秋经过中间的濑名泉划到右边的朱樱司,三个人的眼睛齐刷刷地跟着手指转,倒是有点像呆愣愣的猫。朔间凛月不厌其烦地来回玩了几次,在濑名泉意识到不对而皱着眉头看他的时候,才对他笑笑然后停下。


     “那个什么很燃的前辈?”朔间凛月语气算不上好,硬要说是带着那种宠物在外打架被自己抓包的无奈,“找我们家セッちゃん有什么事?”

     “不是燃也不是萌,是燃烧的红色流星!”守沢千秋也没有在意,依旧元气地回答了,“我要邀请濑名一起准备文化祭来着。不过你啊,年轻人要更精神一点才行,来,快起来跟我们一起去特训吧!”

     “啊是吗,我就算了,セッちゃん你就随意地......呼哇——”被冲过来的守沢千秋拽住了胳膊,朔间凛月死赖在沙发上不起来,打了个哈欠。

     “等等,くまくん!”一起被拽过来的濑名泉对朔间凛月的态度明显感到不满,“会不会看空气啊,这种时候该说什么还要我教你吗?”

      朔间凛月懒懒地抬起眼,一副“你才是这种时候该说什么还不懂吗”的表情。濑名泉纠结地转开脸,脑内一番取舍后,他还是觉得宁愿被朔间凛月取笑也不想和那群怪人一起参加文化祭,knights比那里要让人安心多了。于是濑名泉推开守沢千秋的头,然后勒令他和朱樱司转过身去捂住耳朵不许看。朱樱司自然是乖乖照做的,而随时打算偷看的守沢千秋最后被濑名泉一脚踢过去安静了下来。

     “おねがい......”濑名泉咂了咂舌,不情不愿地蹲下,把手搭在沙发上,心虚一样偏过头。

      然而朔间凛月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还不打算开口说什么。濑名泉瞄了他一眼,思考着上次两个人闲聊时提到的“有事要请求对方的时候要怎样说才会痛快地答应”这个又长又无聊的话题的答案。于是乎就成了这样——

      濑名泉用尽了一生的演技,稍微歪了歪头看着朔间凛月,放软了语气:“你说过的吧,因为很喜欢我所以什么都会答应的。”刚说完他自己就浑身打寒颤捂着脸想找地缝钻了。

      朔间凛月心里的小人正捂着心脏说“多谢款待”。

     “セッちゃん,噗、抱歉,你超可爱的,”朔间凛月伸手去乱拨濑名泉的头发迎接濑名泉要打人了的眼光,尽管他的确很想憋住笑,“那个,我只是开玩笑来着,没想到你真的会说。噗呲,抱歉、我不行了,果然セッちゃん才是最有趣的。”

      濑名泉依旧捂着脸不说话,从手指的缝隙中还能窥见他因极度羞耻而通红的脸。后面两位吃瓜群众刚放下手,就被朔间凛月的笑声吸引过来,在濑名泉周围兜圈左看右看。


     “啊啦,大家在干什么呀?怎么不带上姐姐玩呢,真是的,”鸣上岚也窜了过来看,把手搭在濑名泉肩上,“文化祭摊位的申请表我拿过来了哦,基本都填好了现在大家来签名吧!唔...流星队的队长怎么在我们knights的练习室啊?”

     “啊!我是3-A的守沢千秋,打算邀请同班的濑名以班级为单位参加文化祭!”

     “这样啊!”鸣上岚略夸张地拍了下手,“抱歉呢,我们已经说好组合参加了。”

      一脸懵逼的濑名泉抬起头,一边思考到底什么时候说好了,一边目送着和鸣上岚寒暄了几句还顺道拍了自己的背一巴掌的守沢千秋离开。“原来我们说好了吗?怎么不早说啊?我就不用浪费这么多精力了,真是的,之前和你们说还一副没兴趣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们都不愿意!超烦人!”

     “呃...事实上并没有哦?是小凛月发了短信给我我才拿过来的,你看,这不是一个字都还没写嘛。”鸣上岚把申请表伸到濑名泉面前晃了几下。

     “Good job!直到刚刚我还在担心濑名前辈不和我们一起参加呢!”朱樱司也学着夸张地拍了下手,“今天是good day呢,不仅确定了能和knights的同伴们一起参加,还看到了濑名前辈未知的一面。”

     “你看到了啊???!”

     “小司司说的对呢,终于能证明我们组合里面都是些可爱的孩子了,姐姐好感动啊~”

     “连你也??!!”


      折腾来折腾去终于把申请表写好交上去了,也把那两个吵闹的家伙打发走了,濑名泉深呼一口气瘫倒在练习室的沙发上。啊,不想动,明明是个前辈却总是被后辈们看到丢脸一面的濑名泉今天心也很累。

     “唔,セッちゃん压到我了啦,好重......”朔间凛月微微鼓起脸颊推了濑名泉一下。

      濑名泉显然忘记了还有朔间凛月这回事,立马往前挪了一些:“你还在啊,托你的福我今天的脸算是丢光了。”濑名泉凑上前去把朔间凛月的头发弄得一团糟,恶狠狠地追问:“说,什么时候发的短信!”

     “セッちゃん被别的男人抱住的一瞬间。”朔间凛月左躲又躲,最后皱着眉把濑名泉抓住按到自己怀里。

     “哈?别用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说辞,”濑名泉不死心地还在继续扯朔间凛月的发尾,“既然早就发出去了为什么还要让我出丑啊,坏心眼的家伙!”

     “哼嗯~但我派上用场了哦,所以说~セッちゃん知道要怎么做的吧?”朔间凛月轻松自如如鱼得水水到渠成地进行他用惯了的转移话题与偷换概念,他知道濑名泉绝对会上当就是了。

     “你好烦啊...”濑名泉磨磨蹭蹭地蹭上去撑起身子与朔间凛月对视,纠结了一番还是说了出口,“辛苦你了,谢谢。”在得到朔间凛月满足的微笑后,濑名泉勾勾嘴角又补了一句:“亲爱的?”然后他就被定格了几秒的朔间凛月迅速拽了下来乱啃,就算这样还是没能掩盖住两个人同时漫上耳廓的绯红。


      两个大男人黏在一张沙发上也不嫌热,濑名泉心里吐槽完却没有起身的打算,放弃自我一般浑身放松趴在朔间凛月身上感受他偏低的体温。嘛...的确不热,偏偏朔间凛月还像哄小猫一样手搭在他的后颈一下一下地轻轻揉搓。

      难得昏昏欲睡的傍晚,濑名泉感觉自己好像有点理解朔间凛月了。当然了,温馨的几分钟假象过后他就更理解朔间凛月了。

     “果然,セッちゃん,好重。”

     “滚。” 


下文:08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