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凛泉】夏に溺れる0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必不可少的文化祭

 

      朔间凛月仰躺在沙发上,脑内最后盘算了一遍当天的演出场次和贩售安排,再一五一十地转达给帮忙的制作人杏。撒撒娇之后就让快忙昏头的她先去休息了,场地布置也都准备好了,现在朔间凛月要担心的只有唯一一个问题——明天的演出。

      嘛,虽然整场表演加起来也不需要说几句话,但是啊,为什么是女装......让セッちゃん穿不好吗?那样有趣多了......唔,说起来一整天都没有看见セッちゃん,到底去哪了啊,还要让老人家担心。

      朔间凛月有点烦恼,闭上眼睛出现的居然不是濑名泉,而是那件华丽得有点过分的公主裙。明明直到最近才终于有一个女生,为什么演剧部需要用这样的服装?令人费解。但是姐姐大人很起劲的样子,而且抽签前也说过绝对服从的,约定好的事绝对要遵守的吧。

      船到桥头自然直,这样胡思乱想着,朔间凛月就睡着了。直到沙发上多了一人的重量,他才悠悠转醒。尽情地打着哈欠伸懒腰的时候,那个人揉了揉他的头,然后把一本写满了字的本子甩在了他脸上。

     “くまくん起床啦,整天在这睡睡睡,这个角色完全就是为了你才写的嘛。真是的我背台词都要累死了,反而一个两个都这么惯着你......”濑名泉一边伸手将朔间凛月架起来靠在沙发背上,一边喋喋不休地抱怨。

     “呼哇——做王子大人大出风头的セッちゃん才没有资格说我被惯着呢,喜欢穿漂亮裙子的话我完全可以满足你哦?”朔间凛月拿起随着动作滑落在他胸前的本子翻了翻,全是濑名泉的各种笔记。翻到最后自己的台词,只看见隔壁的“混蛋くまくん”被人擦了又写写了又擦,留下了不浅的印子。

     “诶,就这么喜欢我吗?认认真真看剧本的时候也想着我呢,宁愿耽误正事这种沉重的爱,我倒是觉得有点......”

     “吵死了!总是自我感觉良好这点真不知道你是向谁学的,”濑名泉帮朔间凛月收拾好乱扔的书包,拽着他起身,“我刚跟门老师打了招呼,他还问我你今天怎么没去弹钢琴。平常这时间你不应该精神的很吗?还是赶紧回家好好睡一觉,不然明天第一场演出你睡懵了不起来的话就麻烦大了。”

     “手,不松开的话就答应你好了。”朔间凛月挨了上去,笑着朝濑名泉伸出一只手。

      濑名泉皱着眉看他,一副为难的样子。

     “没有别人在,也不行吗?”

     “唉......拿你没办法。”濑名泉叹了口气,牢牢地牵住了朔间凛月。

 

 

      「我亲爱的你啊!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是一个死在过去的人了,偏偏又不知好歹地爱上了活生生的你!神啊,为何你如此残忍,让我目睹我的爱人静静地躺在这不发一言,活着却如同死了一般?」

      已经是两天以来的第三次演出了,不管怎么听都觉得セッちゃん的语气好夸张,不过作为演出这才是正常的。朔间凛月闭着眼睛躺在铺着柔软床垫的棺材里,这是他的哥哥强行送过来的。尽管棺材并没有盖上,但他有种莫名的窒息感。

      因为闭上了眼睛,听觉就格外敏锐起来,场下观众的褒扬也能清晰地听见。尽管情节老套,但也是杏到处调查大家的喜好才决定的,意料之中地大受欢迎。

      原国王的结拜兄弟陷害王子使其常年奔波在外,而在国家内忧外患下趁机刺杀国王夺取王位,这样的人却有个美若天仙的女儿。而作为主人公的王子被单方面宣告死亡,只能隐姓埋名于市,不料偶然遇见了心地善良的公主。

      「对您致以万分的感谢,好心的魔法师!现在,我将要唤醒我的爱人,在这困于战乱的王都,携手夺回我的荣耀!」

      啊,现在已经快到尾声了,沉睡的公主也要在魔法师的帮助下醒过来开启happy end了。唤醒公主的魔法仍然是王子的吻,而他的爱人的气息也渐渐地迫近。在濑名泉惯例地扶起他的身子,利用借位制造出了亲吻的假象后,“苏醒”过来的朔间凛月伸出了手,扶住濑名泉的后颈,实打实地给他送上“公主”的亲吻。

      随着整场戏的高潮来临,不明真相的观众们排山倒海的掌声也送了上来。看着因为他突然的动作而不知所措的濑名泉,朔间凛月撩开了披肩的长卷假发,面带微笑地说出了最后一句台词。

      「久等了,我的王子。」

      牵手,谢幕。当幕布落下又再度升起的时候,“魔法师”鸣上岚与“国王”朱樱司站在了主人公的两旁,四个人深鞠一躬,再度谢幕。文化祭的最后一场公开演出就这样结束了,从一开始的混乱到现在的完美收官,其中的滋味,也只有还在认真回答观众问题的四个人,还有在幕后支持与帮助的人才知道了。

     “哥哥,不要把手举起来!后面的观众都......”

      橙发的少年少女在后排私语,而举起手面对着舞台伸出拇指食指,透过自己的手构建出“镜头”观察着的那个人感慨了一句。

     “这就是我的knights啊!不过好像也不是我的knights了......”

 

 

     “辛苦了~人家可要早点回去睡个美容觉,明天终于能好好玩一天了!”

     “各位前辈辛苦了!说的是呢,明天就是文化祭的最后一天,听说晚上还有后夜祭?”

      练习室里的庆功宴也结束了,还是和以往相差无几的场景,剩下的是收拾完残局十分心累的濑名泉和睡得死死的朔间凛月。濑名泉坐在地上背靠沙发,牵起朔间凛月耷拉下来的手玩他的手指。练过钢琴的人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白皙的皮肤是得益于多年昼夜颠倒的习惯,濑名泉无缘无故地就发起呆来。

     “セッちゃん?别摸了啦......”被濑名泉弄醒的朔间凛月还有点恼,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却把攥得他紧紧的濑名泉也拽了过来。

      才回过神来的濑名泉有些懵,虽然睡眼迷蒙的朔间凛月倒是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但距离极近的四目相对又让他回想起了最后的那个轻轻的吻。后知后觉而恼羞成怒的濑名泉伸手去捏朔间凛月的脸,等到那个人喃着“好痛”醒过来才去问他。

     “喂,起来!为什么要干那种事啊,就算观众们不会多想可是无缘无故地你怎么......”

     “哼哼,因为我是主动派的‘公主’嘛,眼巴巴地看着美若天仙的王子凑过来不占个便宜可不符合我的人设呢。”朔间凛月还一副得意的样子。

      濑名泉这才松开手,手臂放在沙发上,看着朔间凛月笑:“哼——还算你识相,我对我的脸还是很自信的......等等,‘美若天仙’是你的人设吧!”

     “セッちゃん,‘总是自我感觉良好这点真不知道你是向谁学的!’——什么的,这回你该知道了吧?”

     “哈——?不知道!”


下文:09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