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安清】逃不过(5)[完]

前文 1 2 3 4

一年前的坑,想着没人看就一直懒得填,如今终于填好啦。

当然不是什么有趣的结尾,清淡的感觉。

算是我的自我安慰,至少我现在还在坑里呆着呢。


5.


从昏暗的战场传送回本丸,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加州清光睁不开眼。于是他就闭着眼睛,反正,就算有什么万一,他伸手一抓就能够到大和守安定的衣角。

“喂,醒醒。我们回来了。”大和守安定等候了片刻,见加州清光还没有要行动的意向,伸手去推了推他。

加州清光的身子随着大和守安定的动作歪了一下,揉了揉眼和平常一样地抱怨了几句,“毛手毛脚的也不知是像了谁。”

审神者随后就过来了,领着他们去手入。药研藤四郎与加州清光在手入室外候着,很自然地就关心了他几句:“是您颇有渊源的场所啊...清光先生,脸色不太对劲的样子,有哪里不舒服吗?”

加州清光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就没有回答的心思了,手指卷着发尾嘟囔:“谁知道呢......”

药研藤四郎也不追问,大家都是刀剑,想说的不想说的大抵也相互知道一些。

这时大和守安定从手入室出来,原本中伤的他现在也一副清爽的模样。加州清光向后仰着头看他,大和守安定就俯下身子来,伸手将他脸上一条细长的血痕刮去了。趁加州清光还没开口,大和守安定就把他赶进去手入室,自己回去房间整理仪容。

晚上本丸里开了庆功宴,名目当然是“贺攻破池田屋二阶”。加州清光窝在房间里不出去,大和守安定也拿他没办法,只好陪着他,坐在房门外应付其他刀剑的问候。

“过来吃点东西,烛台切先生专门拿过来给我们的。他说主上喝了点酒就睡下了,被拖进房间前还念叨着你。”大和守安定拉开门朝里面缩着的加州清光说话,没点灯的房里只有透进去的月光和某人的呼吸声。

“为什么不是你进来,”加州清光听到最后才有和大和守安定搭话的意向,“而且你自己也不吃。”

“我开动了。”大和守安定顺从地端着盘碗进去,盘起腿很随意地坐在加州清光面前吃晚饭。加州清光肯定也是饿了,也不端什么架子,扫荡着食物,偶尔也像平时一样伸过筷子去夹大和守安定手边的。

难得安安静静地吃了晚饭,陪着加州清光收拾好东西再回来,大和守安定又开始思考各种事情。

“你觉得,刀剑能变得幸福吗?”

哪有什么幸不幸福的,加州清光白了大和守安定一眼。

战场不是想不去就能不去,当然也不是想去就能去。刀剑能选择的是什么?存在着心心念念着要浴血杀敌的人,自然也就存在着不愿战斗向往安详的人,前途和命运都掌握在拥有者的手里。

人们大可以把刀当作艺术品一样单纯欣赏,也完全可以将它配在身侧作为伙伴去实现自己的夙愿,偶尔也会作为身份的象征被辗转送去各种不同的地方。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刀剑只是工具,工具只有能不能被好好利用一说,而不适合用来讨论“幸福”。

是这样吗,大和守安定好像有点失落,之后就不再说一句话,抚摸着自己手上磨出的茧。

“好像突然间我们的立场就反过来了一样。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你来安慰我才对么?”加州清光也没有浪费时间,灵活地使着沾上红色染料的细刷在指甲上涂抹,“都说你像那个人,我倒是没看出来有哪里十分像”

“你需要我安慰吗?自己能解决的东西就不要麻烦别人,”大和守安定苦笑,“我从冲田君身上学到的东西,也不必要在你加州清光面前展现太多。我们都是一样的,不对吗?”

准确来说,他们的肉体、灵魂、思想、感情,都是被赋予的。就连对那个人共同的感情,到底是从以前开始一直存在,还是被赋予的,他们也说不清楚。

这样迷惘着的刀剑们,即使变化再大,本质上也还是刀剑。本质是不可能轻易改变的。说什么结束了,太过荒谬了。无论是沉睡于海底还是被烧毁,是藏身于神社还是被挥舞,他们从来就不能结束。

加州清光站起来,拍拍坐麻了的腿,抬手对着月光看他新涂好的指甲。

“嘛......必要不必要,一样不一样,我都不知道。但是我不否认我和你很相似。”

“这样啊,很有你风格的回答。不过总有些东西是有好好表现出来的必要,不然像你一般愚钝的人不会懂。”大和守安定也跟着站起来,拽了一下加州清光侧在脖子旁的小辫。

“你愿意爱还是被爱,我也不管这么多。至少从今往后,我都要在你身边了。”

加州清光想哭又想笑,最后也拽住大和守安定的马尾,瞪着他。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