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周翔】巧合9 [完]

前文 1 2 3 4 5 6 7 8


填坑进行时,强行将逗比向搞成文艺向,算烂尾吧。



9.

 

毕竟是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寒假打打游戏再和刘小别唐昊打球打诨,孙翔的病也顺其自然地好了。周泽楷因为是高三生,要提前回学校补课学习,只在难得的一天休假过来陪他打过一次森林冰火人。

“喂,这里要这样跳,你得接我一下懂吗?蓝水只有你能碰啊!”孙翔急的三番四次抢周泽楷键盘。

周泽楷也不躁,笑着看孙翔乱折腾,然后一次又一次倒回到存档点。

“真是友尽游戏!!我现在看见你的脸都烦!”孙翔第32次操纵着红色小人摔进黑水里之后没忍住,用力地拍了下桌子趴下去。

“别急。”周泽楷伸手去摸孙翔的头,然后把手探过去孙翔那边的方向键,左右开弓摸索了几次把这关过了,看得孙翔目瞪口呆。

“哇,你一个人打能过几关?”孙翔也学着周泽楷那样同时操纵两个角色,不是蓝的死就是红的死,“这么难,怪不得还有无敌版,不过那个就没意思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抬起手看了眼手表,打算回家做一下提高题。年也没能好好过,寒假充其量就两周不到,这种生活对于他们这些高三生来说也该习惯了。孙翔听了倒是比他还气愤,一直骂骂咧咧的还说要去投诉学校。

“别闹,大家需要的。”周泽楷提着鞋跟站在门口,有点无奈也有点感动。大概是老师们以及各种报道把高三形容得太过于可怕,连爸妈都不敢跟他大声说话了,身边也就孙翔一如既往的喜欢跟他嚷嚷,有时候更觉得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放松。

“那你下周末还和我们打球吗?森林冰火人呢,还打不打?哦对了,开学前你要是没事的话来给...呃,教我写作业啊!”孙翔在茶几上摸出了几根阿尔卑斯,跑过去顺手就给周泽楷塞进口袋里。

周泽楷摇头,然后又点头,“你先做着,有空来。”

“这什么?”孙翔从周泽楷手里接过了一张碟,歪歪头疑惑地看他。

“留着。”周泽楷微笑,挥挥手走了出门。

孙翔跟出去,看着周泽楷开了自己家的门进去,才回去锁好门。他打量着碟片,没懂周泽楷的意思。留着收藏?还是要等着他一起看?《春光乍泄》四个字印在上面,似乎也有点年头了。孙翔把它收起来,趴在沙发上打滚,时而停下来胡乱揉自己的头发。

像周泽楷一样,一个干干净净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岁月静好有你就好”的气息的人,换作别人谁不乐意接受啊?可孙翔心里就是有点道不明的别扭。是讨厌他吗?但老实说孙翔不讨厌,不如说是很喜欢。和亲近的人吵吵闹闹的,不用想很多复杂的东西就能开心地过日子,有什么不好的啊。

可是周泽楷不一定这样想啊,他应该考好大学,找好工作,然后和一个跟他一样干干净净讨人喜欢的女孩子生个娃娃,也许还会带到他家来给他做干儿子......

就这样拖着、拖着,直到寒假结束周泽楷也没有来过了,森林冰火人也停留在同一关卡过不去。周泽楷偶尔在微信给孙翔回消息,也是在下晚自习后的十点多,孙翔也不好意思拉着他聊,就催他去休息。

作业最后靠着刘小别和他天赋异禀的学弟解决了,孙翔再不情愿也得重新回到学校的怀抱。他有时候冒着寒风趴在走廊栏杆上看高三教学楼,周泽楷平时呆在教室不出门,偶尔提着几个水壶去走廊尽头打热水,他就能看看他,恰好视线对上的话还能打个招呼。

午饭晚饭时间看起来也和他合不上,孙翔能和周泽楷接触的最近距离就是每天的早操。然而每次顺着人流走到他附近,就会听到复杂的数学题讨论,于是孙翔就没好气地猛拍周泽楷肩膀权当打招呼,顺道扔给他一句“小心学傻了。”

周泽楷从不主动来找他,不过孙翔本来在学校就和他没什么交集,也找不着什么借口去和他讲话。认真想想,如果让老师看见周泽楷和他这种翘课出去打游戏的学生关系好,说不定还会有什么不利影响。

拖着、拖着,又过了好久。周泽楷在一个周六傍晚去了他家,是他爸妈自己做了些腌制品,让他送过来。周泽楷似乎不怎么着急,也不打算回家,叫孙翔把碟拿出来一起看。

“怎么样?”电影播完了,周泽楷浅浅地笑,问孙翔。

孙翔不知道怎么回答,外面的天空暗了些,稀疏的星星和看不分明的月亮,好像激发了他从没有过的文艺感。他思考了挺久,周泽楷也不说话,等着他。他擅长这个。

“我没什么艺术细胞,但是我就觉得他们两个挺奇怪的。”

“哪里奇怪?”

“我不懂啊!你要觉得是我没阅历什么的也行,我就想说他俩明明互相喜欢啊干嘛搞来搞去搞一堆事最后还不在一起的,这种电影也卖得出去?”

周泽楷笑着摇头,他知道孙翔不会喜欢这种结局。他站起身来,然后朝孙翔伸出手。

“来跳舞吗?”


2016-10-23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