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昊,叫44也可以❤
极度杂食,慎fo
*es
knP 年上组
*刀剑乱舞
安清 兼堀 兼安 堀清
*全职
轮回 蓝雨
*杰尼斯
HSJ慧担岛苏 嗑岛慧 宇宙
欢迎找我玩。

【泉真】未来より今が大事だよ (上)

相较于未來更珍惜现在啊


首次泉真请多关照(鞠躬)

写写强势的泉似乎也很赞♥ 

超帅超酷超可爱的濑名泉生日快乐!!


1.

 

     “遊くん!”

      濑名泉激动地站起身,椅子“哐当”一声撞在后面的桌子上,把昏昏欲睡的人们都吓了起来。他突然的奇怪举动引起课室里纷纷杂杂的讨论声,这时他才稍微清楚了自己的境地。尽管他并没有,在这个状况下还能保持一贯的冷静自持,这样的自信。

     “...是?”

      讲台上的人困惑地扶了扶眼镜。他是今天新来的实习教师,作为保健老师的同时,也是三年级A班的副班主任。黑板上刻意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名字——游木真,因为失去了流畅性反倒有些别扭。

      同桌用笔戳了戳濑名泉的腰,小声问他:“瀨名,你怎么了?新老师是你的熟人吗?”

      何止是熟人......在这尴尬的场面,濑名泉并没有打算回答。他就站在那,双臂交叉着等待他预想中的场景。

     “那个,这位同学对我有什么意见吗?提出来的话老师会接受的......”

      然而并没有发生。游木真的话令濑名泉很烦躁。区区遊くん,还想装出不认识我的样子?可是再在教室里纠缠也得不到什么结果。这样想着,濑名泉轻咳了一声,摆出笑脸说:“抱歉,我身体不舒服,现在可以去保健室吗?”

      班上的女生听了反而比濑名泉本人更着急。“诶,没问题吗?我可以一起去照顾你啊!”“我也是!”“你们别吵啦,要去也是和我一起去!”

     “啊?”游木真有点不知所措,眼神局促不安地来回扫过全班人,“可以是可以...我的自我介绍也结束了,不介意的话我陪你过去吧?大家安静一点,班主任等会儿就来。”他看着底下一脸失望的女生们,用手指挠了挠脸颊。

      游木真跟在濑名泉身后走出去,回身关上门。“呼,我果然还是不太能应付得来...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呃,你看我总是‘这位同学’地叫你的话,也不方便是吧?”

      本来整个人撑在栏杆上的濑名泉猛地一转身,吃惊地瞪着一脸无辜地朝他询问的游木真。

     “你不知道吗?”

 

 

2.

 

      珍藏至今的两人的回忆,被全部忘掉什么的,完全没有想过。

     “抱歉啊。初中的时候好像出过事故,所以全都不记得了。”游木真苦笑着整理好带过来的各种资料,之后坐到濑名泉旁边。

     “事故?!发生了什么事?哪里受伤了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问题吗?”濑名泉一听,马上紧张地抓住了游木真两边的手臂,上下打量着去掀他的衣服检查。

      游木真被吓了一跳,竭力挡开濑名泉的手,手忙脚乱地回答:“没有没有没有,母亲说我是出去玩的时候从高处摔了下来,除了记忆以外其他方面都没什么问题的!” 濑名泉这才停下了,游木真坐开了一点,舒了口气接着说:“嘛...之后就搬家转学了,也能和平常人一样生活。所以不要担心啦!”

     “那个人...!”濑名泉近乎咬牙切齿地说,没有好好看护遊くん害他受伤,还擅自逃到别的地方去,不可原谅。“我们一直是邻居。很久以前,大约是你14岁以前吧。”

     “嗯...好遗憾呢。那时候瀨名くん大概才10岁吧,记得那么清楚吗?”对于不知道的事,游木真也不知道怎么回应,他还不太擅长主动挑起话题。但从这个人的反应看来,他们从前的关系应该相当好吧。怎么说呢,总觉得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怎么可能不记得啊...”濑名泉怅然若失地喃喃道。8年了,对一般的小孩子来说,这种感情早就抛到天国去了吧?“遊くん...戴眼镜了呢。近视?”

     “啊、这个,的确是呢。度数还蛮高的,基本上脱下眼镜连瀨名くん是男是女都分不清呢,哈哈。”游木真说着就摘下了眼镜,伸出手朝濑名泉比划着:“唔...差不多靠得这样近才能看清你的脸。”右手放在眼前不远处示意距离,游木真有点想笑这样的自己。

      然而还没来得及重新戴上眼镜,游木真就被人抓住了右手。濑名泉按他刚才比划的位置,迅速地与他拉近了距离,将他挡在眼前的右手拉到一边。游木真左手攥着的眼镜也被濑名泉夺了去,随手扔到床边。

      瞬间撞进游木真眼里的,是一片海蓝色。而映在那个人眼中的,是不知所措的自己。

      一种很奇怪、又很熟悉的感觉,他渴望抓住它。于是游木真就留在原地,甚至没有打算躲开。他想,保持现状的话会不会得到什么?

      濑名泉用拇指轻轻拨开他额边的发,热切地注视着他。何等炽热的目光,游木真想,从来没有人这样看过自己。不,或许曾经......

     “果然,你是我的遊くん。” 濑名泉又靠近了些,手往下贴在游木真的脸旁。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稍微往下弯,那海蓝色就溢得更满,仿佛真的有无边无际的海。游木真的心跳声渐渐加快,充斥着他的身体。整个人似乎都连同着这跳动的声音一起,冲破了屋顶,冲破了天空,在那片漆黑的、令人窒息的黑暗里,眺望着那颗蓝色的行星。

 

 

3.

 

     “眼镜我就,弄碎好了。”第三十次摘下游木真的眼镜,濑名泉笑眯眯地作势要将眼镜扔到地下。

     “等等等等,瀨名くん!请不要再这样捉弄我了,你明知道老师没了眼镜就是个废人了,呜——还给我!”游木真摸索着拽住濑名泉的衣袖,眯起眼睛去够他举起来的手。

     “明明遊くん不戴眼镜才是最漂亮的,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还有,我说过很多次了吧,叫泉也好哥哥也好,不要叫我瀨名くん!超烦人的!”濑名泉稍微有点不悦,无论重申多少次这个人都不听话。明明以前是那么的......

     “但是,我也说过很多遍了吧?这里可是学校,要好好叫‘老师’。‘哥哥’什么的,又不是过家家,我可是比你大四岁的,偶尔也要尊重一下长辈啊?”游木真还是死拽着濑名泉的衣袖不撒手,“而且漂亮什么的,别用来形容男生啊,我一点都......”

     “遊くん是最漂亮的!”濑名泉宛如夸耀最珍贵的宝物一样笃定道,可转眼间就变了脸,“而且从根本说起来的话,是遊くん不愿意叫我的名字吧?是遊くん的错吧?直到遊くん愿意直喊我名字为止,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濑名泉忿忿地将眼镜塞回游木真手里,自顾自地扬长而去。

      每次都这样,擅自把错归到别人身上,可是不久后又会说着“最喜欢遊くん”这样的话擅自粘过来。游木真戴上眼镜后终于冷静了下来,默默地注视着那个人的背影。

      来到这所学校也两个多月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一切事情都能找到他会怎么做的依据。或许那些忘掉了的东西,还根植在脑内,只是需要唤醒的契机。游木真有点兴奋,也有点害怕,他不知道两个人的过去是怎样的,但是他迫切地想要知道,又害怕知道。

      走廊并没有多少人,游木真低着头往前走,打算回保健室拿上自己的便当。每个午休他都去天台吃饭,靠着在楼梯背后的那堵墙。没有人会注意那里,他可以自己一个人,像傻瓜一样看着天空发呆。

      直到坐在平常的位置上,游木真才开始懊恼。昨天那个人死缠烂打着要自己给他做便当,虽说当时是拒绝了,但之后看着那个人的表情,自己还是不争气地心软了。可是没有和他说过,现在两人份的便当肯定也吃不完了。

     “泉くん......”这样叫出口的话,就好像抢走了以前那个我的重要的东西一样。

     “遊~くん?躲在这里偷偷地练习怎么叫我的名字吗?我很感动哦!”濑名泉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隔壁,“明明说自己是老师是大人,但是一点都不坦诚呢。来让我好好地教教你吧~”

     “哇啊?!!泉くん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游木真吓得往右弹了一下,惊诧地看着濑名泉。“啊糟糕,我怎么......”游木真尴尬地挠了挠头,“抱歉呢突然这样,还是叫你瀨名くん会比较好吧。”

     “哼~?事到如今再改回去的话,我可不知道会对你做什么呢?”濑名泉松了松领带,朝游木真那边伸出手。

     “抱歉,果然我...呃,那个,请不要再靠过来了!我会好好叫泉くん的所以!”

      然后游木真面前的两份便当就被濑名泉挑走了一份,他打开便当,兴趣盎然地舔了舔唇。

     “遊くん,这个是做给我的吧?你是天使吗?是上天送给我的天使吧?”

      游木真看着濑名泉脸上夸张的红晕,自己也红着脸埋头吃便当,不知该不该反驳了。

     “泉くん喜欢的话...就好了。”

      细如蚊呐的自言自语也没有被濑名泉听漏。

     “嗯,喜欢!便当是,遊くん也是。”

     “哇啊...把我和便当一起对比­——”游木真下意识地吐槽,接着就默不吭声了。

      露出这样的笑容,谁还能狠得下心来啊......


评论(2)
热度(14)